「天津开户」洞察者| 复盘庞大危局:何为因,

- 作者:中华配资网 -

「天津开户」洞察者| 复盘庞大危局:何为因,

文/ 彭晃。“以为是起点,岂知已在巅峰”。这句话用来形容庞大集团上市以来的历程,简直再贴切不过。2018年,庞大亏损70亿元,而其2012年上市以来的累计利润不过10亿,简直一夜回到解放前。打开庞大财报,看上去满眼是一堆密密麻麻的“负号”,而且如此状况,已经是“债委会”力保下的结果。换言之,如果没有“债委会”介入,庞大早就被数十起债务官司和银行处置扣押资产行动挤垮。5月17日,庞大向证监会和“债委会”递交破产重组申请(主要由债权人发起)。这也被认为是庞大最后一次为翻盘所做的努力。何为因?。庞庆华认为,2017年证监会调查、罚款引发的银行催债、抽贷、拒贷,导致庞大现金流“耗尽关机”。他不承认市场和自身运营有问题,“市场出问题是可以调整的。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干的,如今也这么干(却碰到了问题)。”。这是明显的倒果为因。银行债权人嗅到庞大债务将被引爆的迹象,也出现在2017年。2017年3月,上下游合作伙伴和银行几乎同时发现,庞大偿款时间从提前一个月、提前一周、捱到还款日当天到账,直到出现第一次债务违约,虽然只有1700万元。银行风控警铃大作的结果是疯狂抽贷。2017年抽走80亿元,2018年抽走162亿元,庞大现金流接近枯竭,公司陷入危境。去年春夏之交,庞大的董秘甚至到了一月一换人的地步。人们甚至还透过媒体看到了庞庆华被家乡人围追堵截的镜头。资金紧张的庞向家乡个人和企业集资数亿元,同样无力偿还。筹集的钱和360亿元流动负债(截止2018年6月)相比,根本无济于事,却坏了庞经营多年的家乡口碑。若非走投无路,庞应该不会出此下策。银行抽贷,合作伙伴们也慌了手脚,纷纷主张向法院主张债权。单是2018年,庞大就24次成为被告,涉及金额却只有9亿元。庞大的最大债权人仍是数家合作银行。因为官司,庞庆华所持庞大股权两次被全部冻结,他也因此被证监会两次斥责并罚款60万、90万元。罚款不多,却成为风向标。自救行动。2018年9月,河北省政府、唐山市政府、银保监会、证监会专门就庞大债务成立了本文开头提到的“债委会”。“债委会”要求,各债权人不得单独对庞大诉讼、查封、扣押资产,尽快恢复授信敞口,落实融资方案,做到不停贷、不断贷,执行两年缓冲期和停止罚息。代价则是庞大接受“指导运营”。庞庆华称,虽然抽贷和催债、罚息都停止了,但庞大仍然贷不到款,现金流紧张的局面无法解决。庞大也开展了积极的自救行动,进行全方位的战略收缩。简单说就是关店、卖店、裁员等资金回笼举措。相比鼎盛期,庞大的全国网点从1400多家缩减到806家(截止2018年末),未来计划瘦身为360家左右。甚至不惜分三次甩卖14家盈利店铺,其中华北地区的5家奔驰4S店,被转让给广汇集团。后者是庞大在华北、西北地区最大竞争者。不过据此筹集的26亿元,相对巨额债务仍然杯水车薪。问题在于,庞大可以关闭亏损店铺,但资金快速回笼莫过于卖店。但潜在买家不是傻瓜,他们只愿意买正在赚钱的店。何况,广汇似乎很享受地看到老对手左支右绌,被迫卖掉现金奶牛。关于资产“重量”。风雨袭来,庞大不能怪市场不给力。2018年全国车市第一次负增长,而庞大的债务问题却爆发于2017年。庞大上市前、上市后一直采取高速扩张战略。为此庞大的资本负债率一直高达80%以上。作为渠道商,负债率超过以重资产闻名主机商,这是很不正常的。在人们的印象中,渠道商的“资产重量”,当然比打车软件等科技公司要重,但不应该超过资本密集的主机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