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互联网金融与Defi的哲学

互联网金融与Defi的哲学

本文是《赛博空间学与赛博学》的第三章-【区块链与赛博金融】的第二节,第四部分,原文标题为(3.2.4 赛博金融的赛博化与空间结构)。本书不定期在本公众号更新。欢迎关注。本书更新期间会进行修改,最终以出版版本为准。

上一期:比特币以太坊中的意识形态(导致分链)


 

比特币体系的分裂实际上是一场意识形态的分裂。同样的,以太坊自身就包含着诸多的意识形态。这意味着,比特币与以太坊的体系正在越来越接近金融空间与现实世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这两个体系中,也就等于虚拟货币的空间将发展地越来越像其他赛博空间的体系。这是符合赛博空间学公理的。这也就意味着,一种赛博空间的金融化正在发生。在这里可以真正区别赛博金融化的形成与比特币这样的虚拟货币形成之间的差异了——比特币的诞生来源于的是思维的直接外化,是理论体系的直接赛博化构成的;而赛博金融化,则是在虚拟货币的体系向金融空间过度的同构赛博空间结构。也就是他是一套线性发展的赛博化生成过程。同样地,金融空间中的赛博个体,或许也会借鉴虚拟货币的体系,从另一个方向向虚拟货币体系融合,从而形成赛博金融化的赛博空间。这都是基于赛博空间学第二公理的线性化赛博空间生成过程。

从根本上来说,比特币的体系是以自身的体系作为权威来换取信用的。而这个换取信用的行为就是广播。然而,在我们上面的情况下,这种广播实际上效率是很低的,并且造成信息拥堵与区块变大逐渐臃肿,手续费极具上升等等的问题。而Core团队的解决方案之一正是闪电网络。不同于Core提出的隔离见证方案,闪电网络的方案则是比特币体系向赛博化金融转变的开端。因此,我们可以通过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来观察在第二公理下的虚拟货币金融化进程:

对于比特币体系来说,广播带来的信用问题能够保证一种去中心化,以及整个体系的稳定。这种稳定是在比特币赛博空间内部所构筑的。而闪电网络实际上是将比特币体系金融化,构成赛博金融来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也就是说,闪电网络的比特币体系,实际上就是以太坊。他们都是在赛博空间中通过意识形态达成的合约来进一步赛博化的结果。闪电网络让比特币从第二种赛博化进程转变为了第三种的赛博化进程。

对于原来的比特币体系来说,信用是植根于区块内部的电子签名(仍然是在每个节点进行Hash-SHA256运算来保证)之上的,随着广播一起广播到比特币体系之中的。然而这样的方案增加了区块的负担,同时也不够迅速。于是,Core团队对于小宗交易就可以用其他方式来完成这种信用认定,而不采取广播的方式,从而将签名信息区块移出区块。然而,信用不采用广播方式,实际上已经在信用的认定上违反了比特币体系的去中心化。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更改了广播这种信用保证方式(广播的账单部分还存在)。于是,摆在Core团队面前的就是要使得被分出去的小宗交易也要以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完成信用认定。又要保证确实能够缩小在比特币体系中区块的大小。而他们采用的就是一种已经如以太坊一样的合约方式。这种合约中包含两个不同的侧面:1、交易双方的交易情况下信用的保证机制;2、交易双方通过第三方交易情况下的信用保证;前者是名为Recoverable Sequence Maturity Contract(简称RSMC),中文可以翻译为“可撤销的顺序成熟度合同”。这其实就是金融空间常用的准备金制度。其原理就是双方都把一部分资金存入支付通道里作为“准备金”,之后每次交易都获取用户的同意,更新双方的准备金数额,完成一次就作废之前的“准备金”分配。从而对于整个比特币体系来说,每个账户都仅仅是在对准备金做修改,并不需要真正的沟通。而真正地改变仅仅只发生在想要将比特币从比特币体系中转换出来的时候发生(即兑换成现实的物或者先进与存款)。之后再将最终的结果写入区块就行了。(为了保证有人不会拿旧版本的交易记录来提现,该体系还设定了一些防止手段,比如提现一方的到账要晚于对方,使用旧账单要罚没资金给对方。)这大大缩小了区块中为了保证信用的部分,等于删除了信用签名的部分。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在比特币内部模拟现实的金融的赛博金融过程。而后者,则称为Hashed Timelock Contract(简称HTLC),中文意思是“哈希的带时钟合约”。实际上就是一种通过暗语的延时转账策略。当A想要转账给B的时候,A先与中介签订一个合同,冻结这部分资金到支付通道里,并告诉中介一个哈希值,然后,中介跟B签订合同,B如果能够说出与A提供的哈希值算出来的字符一样的字符串,支付通道就把钱转给B。实际上就是正常金融空间交易行为通过第三方中介来完成资金的授权行为,A告诉中介授权他可以拿自己冻结在中介中相应的钱。只不过,这种授权转变为了赛博空间的哈希函数来保证。本质上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完全的金融空间行为了。也就是说,如果闪电网络在比特币得以运用,那么也就意味着在信用体系上,比特币体系已经完全赛博金融化。这正是比特币已经合约化的表现。在这里,实际上比特币已经和以太坊没有太大的差别,他同样像以太坊那样,构成了第三赛博化的行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以太坊的合约多,而比特币的合约只是保持在团队对比特币的优化上。难道这里不正揭示了一种合约的统治权吗?对于比特币优化的团队,难道不是比特币的绝对中心吗?他们手中掌握的正是比特币的合约权限。也就是说,比特币在闪电合约达成甚至于分链的那一刻,不仅仅隐藏了中心化而是确实的中心化已经诞生了。而人们却在说明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是如何的伟大。或许我们应该反过来看,比特币之所以如此稳定,不在于他的去中心化做的有多么的完善,而在于他的中心化做的是如此的隐蔽。

比特币体系的赛博金融化是从虚拟货币体系向金融体系的变换。而相反的方向,也有借鉴了金融体系对虚拟货币体系转变的赛博金融化进程。而这就是DeFi。

DeFi即DecentralisedFinance,就是去中心化金融的意思。他正是借鉴了虚拟货币体系的去中心化的思路,想要在网络空间中构建一套去中心化的金融体系。他与第一赛博化不同。而更像是第二赛博化与第三赛博化的结果。他的思路就是在赛博空间中模拟现实的金融工作。现实的金融需要真正人去操控,并且,金融空间中的许多信用需要人以及有实存的产品来维持,而DeFi的创立则是为了去除现实的这些限制,以去中心化的形式来维持赛博金融的信用以及稳定。他基于的虚拟货币的合约来达成(不仅仅是以太坊内部的)。

首先,金融的本质就是想用现有的价值通过杠杆、抵押、以及大量资金的方式构成资本的增殖,以小博大。而在赛博金融中的以小博大,自然就是建立在虚拟货币的资金池、杠杆以及抵押上。这本质上如金融空间一样,是符号以及时间的游戏。只不过,在赛博金融里,货币脱离了原来的金融空间,企图在网络中重新构成一套去中心化的符号与时间游戏。DeFi要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就是要解决赛博空间中信用的问题。正是在这里,他其实与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方案在赛博空间结构上十分接近。他同样要利用背后的意识形态所达成的诸多合约来完成。

在现实世界中,资金是可以用意识形态作为保障的。比如我们可以把钱存进银行,银行可以拿钱去生钱,都是背后有国家权力机构做保障。所以信用不成问题。除非发生大的社会动荡、政权的更替。然而,如果赛博金融在网络空间中也是这样的话,他就必须符合金融空间现有结构本身。赛博金融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因此DeFi绝不局限于一个建立在现实世界权力背书下的信用体系。这正是去中心化金融的目标。然而,去中心化意味着没有现实中直接的意识形态的担保。没有信用,没有愿意把钱拿出来构成资金池,也就没有杠杆与以小博大了。这种矛盾正是所有去中心化金融所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由于赛博金融是对整个赛博空间的金融体系。因此他就必须首先构建一套与所有虚拟货币相关的赛博空间结构。即在链上继续生成链,虚拟货币链上生成新的赛博空间(链)。比如想用比特币抵押获得更多以太币,赛博金融则需生成一个他们之间关系的链,以好保证赛博金融的去中心化。这等于重新在赛博空间上又建立一个空间。之后,在进行如比特币最初去中心化一样的思路就可以了。在一部分的DeFi中,其思路其实与RSMC与HTLC的方式一样,就是准备金制度。再加上虚拟货币体系中同构的一些去中心化手段:如智能合约、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等。就可以完成一个无现实人参与的去中心化结构的构成。

用比特币作为抵押换取更多的以太币为例。这是一个跨链的交易。那么就必须要形成一个高于他们之上的赛博空间,下简称为第三链。之后就可以做如下操作:第一、把比特币冻结在第三链一个中介的地址中,这样就会在第三链中生成一个这个地址的契约(通行证),Pseudo-BTC;第二步、用智能合约抵押这个Pseudo-BTC,从而就能获得相应的在这个链条中的中介币(即这个新的赛博空间中的一个一般等价物)。第三、由于在这个新的赛博空间中,很多的人都会做同样的行为,因此我只需找到做了同样工作的Pseudo-ETH(以太币)就可以了,最后一步,把这个Pseudo-ETH对应抵押的以太币兑换出来就行了。

难道通过之前的论述,我们还看不出这里存在的赛博空间学规律吗?Defi最原初的去中心化,实际上是通过第三赛博化而达到的。这种赛博化构筑了新的赛博空间来隐藏现实世界以及金融空间的中心化与意识形态样貌。首先他们所选择的第三链,就是在原来的赛博空间中展开一个链,也就是取开集构筑一个新的空间。再次,这个空间允许更多的合约生成,这些合约看上去没有意识形态,但背后是上一个赛博空间(在这个例子中就是比特币与以太坊)中的货币的多寡,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更加深入的赛博空间,其实是上一个赛博空间中的“大资本”所背书的。如果这个第三链上生活着“数据人”,他们一定会呐喊“反对资本主义”。从而,他们就会形成在第三链的马克思主义以及弄一个实际上不可能更新的共运史再现。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任何的赛博空间,都是这样无尽的重复叠加的。背后不过是现实世界的那些老问题罢了。也就是说赛博金融在结构上没有任何创新的之处,他只不过是利用了新的赛博空间来构成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结构初始阶段,也因此我们在此就已经可以预言,DeFi必然一步步地会与金融空间越来越像,另一方面,Defi也必然会在这其之上构筑更加复杂,产生更多的第三赛博化空间产物(现如今Defi有很多空间结构,比如:Curve;Uniswap;Mooniswap)。这个空间可以无限的套娃下去。但这是后话了。

DeFi在建立了新的赛博空间之后,完成了信用的设定,但这并不是去中心化金融完成,因为他还没有完成杠杆这一行为。因此,在新的赛博空间中,DeFi需要做的就是设定一些金融服务机器人以及银行来完成目标。这不正是一个元宇宙的诞生吗?(元宇宙不正是人们脱离现实不断地赛博化构筑的乌托邦吗?因为人们看不到赛博空间的重复,自然会认为元宇宙是什么新的东西。而不会有现实世界的那些问题)。对于元宇宙与Defi来说,只要在新的赛博空间中,建立起赛博“银行”,那么很多人就可以把比特币与以太币等等虚拟货币都抵押,这样,银行就形成了资金池。不过,这个银行可以不断地变幻形态,从而让人们看不出他实际上是深层赛博空间中的银行,以好隐藏背后上一层赛博空间的意识形态。现在对于Defi来说,关键就在于要形成杠杆,进行超额借贷,同时也要保证信用,防止坏账。不过,由于赛博空间是思维无限性的体现,也就意味着他在结构上需要完备,否则就会成为攻击的漏洞。现实的银行可能允许一些坏账的产生,因为背后是权力机构保障。然而,在一个无中心化的赛博空间中,一点坏账就会导致整个空间的崩盘。因此赛博金融不允许一点坏账,而DeFi的做法就是只能是用合约强制平仓。智能合约就规定,你要用抵押的1BTC去借贷10个BTC,那么当我发现你账号中的的BTC小于9.05个的时候,我就执行合约,把抵押充公,从而防止坏账。DeFi的赛博金融同时创建了许多金融机器人以及合约来保证更多的金融衍生品的运作。这正是一种平均处理悖论的手段。把问题平均化,推向未来。而到了未来,他们就可以提出一些新的Defi金融项目,再不断地创造新的赛博空间来无穷倒退。

然而,对于赛博金融这里面的危险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且不说这个体系要是受到黑客攻击的极端情况。就说这其中资金运行方式,实际上就已经是非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约与机器人所做的。无非是模拟金融空间中的绝对理性的图灵完备体系与完备的中介经纪人的角色。当现实的人进入到这个空间中,意识形态就必然会渗透到其中,从而最终瓦解掉赛博金融的去中心化。Defi中的合约,他们共同构成了的“银行”实际上体现的正是各个Defi合约创建者的意志。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隐藏了上个赛博空间中的资金多寡问题。而上个赛博空间的资金多寡影响的正是现实世界的资金多寡。难道Defi与任何的虚拟货币所要达到的不正是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响而赚钱现实的金钱吗?那怎么又可能抗拒现实的意识形态的渗透呢?当新的赛博空间中出现了数据堆积、交通拥堵等等的必须建立在现实的计算机算力以及硬件基础上的问题的时候,这个体系就不得不面临一种穿透赛博空间的可能。这也就意味着去中心化也就无法实现。从而与现实世界的金融体系变得越来越像。也就是说,赛博金融又一次符合了赛博空间学的第一公理。Defi只不过是利用了新创造的赛博空间初期的空间模糊无法分清的特征,不断地引诱着人们进入到这个赛博空间,并声称这里是无意识形态的,这里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同时,他还有上一个赛博空间作为缓冲,即便一个项目倒了,一个合约出现问题了。人们仍然在赛博金融之中,只需要回到上一个赛博空间(以太坊)中去就行了。从而人们会认为这其中没有什么真正的不平等与意识形态。一切都是真实的去中心化。新赛博空间创立时因为赛博空间的叠加,是具有混沌性质的。人们是看不出来在混沌时期的伪装意识形态的。只有当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他就会越来越像现实世界靠拢,从而诞生如现实世界一样的问题。

换一个角度说,赛博金融的意识形态化难道不正像是粉丝圈的创立以及拉人入场赛博化再进行破圈的过程吗?这也是为何我们要进行对于赛博主体的分析原因。因为赛博金融同样是具有赛博空间学普遍意义的。赛博金融背后的金融体系作为赛博平台,引诱非赛博个体或者是上个赛博空间中的赛博个体入场。同时对内对外赛博化,再不断扩充圈子。再在其中寻找意识形态来帮助赛博圈子解决发展与稳定问题。下一步,帮助“大资本家(上一个赛博空间大量虚拟货币拥有者)”发展经济实力与现实权力。这其实是如出一辙。赛博金融最终必将意识形态化。他必然要维护自己赛博圈子的意识形态。也必然要用发展新兴的金融体系以及创新的去中心化组织来作为幌子,从而来诱惑人们进入赛博金融体系中。太多的人受到这种去中心化的组织形式以及伟大的理念的影响。然而,这根本上是形而上学意识形态创造出来的幻象。正如一些赛博自媒体往往会宣称自己是为了穷人为了底层群众一样,拼命地赚支持者的钱那样进行欺骗。赛博金融从本质上也是如此。更危险的是,Defi由于是建立在图灵完备的合约之上的。他在本身就是赛博化的再赛博化,其本身又是完全自洽的,这也就意味着Defi整体结构同样要处理如图灵完备一样的死循环问题(无限悖论)。然而,Defi如何能够避免一种死循环呢?在经济空间中,我们把这种结构的死循环称作庞氏骗局。Defi不正是具有这些所有特性吗?也就是说,如果Defi不依靠现实的不完美性,那么他就必然会落入庞氏骗局之中去。然而,他的去中心化的理念却又不允许他去依靠现实的不完美性。也就意味着他的结局要么是中心化,要么成为庞氏骗局。现在的赛博金融建立的基础是虚拟货币,即上一个赛博空间。他之所以还未被人们发现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赛博化进程以及永远无法停下来的图灵完备体系。是在于他所依靠的虚拟货币现在还是被现实社会所承认具有意义的。通过虚拟货币,Defi还能维持自身的现实性,即他仍然选择了一种隐藏的中心化。然而,如果虚拟货币在现实的意义被瓦解,那么一个没有现实基础的去中心化金融,也就必然的是庞氏骗局的。

赛博金融他的真正危机并不来源于黑客的攻击以及体系的不完善,恰恰相反,他的危机正来源他是完备的体系,又是不断逃避与隐藏意识形态与现实世界的体系。他的危机来源是其本身。这种完备的体系,是必然失败的乌托邦以及伪装了中心的庞氏骗局。这正是形而上学的特点。在DeFi中,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资金黑洞的可能性,这是其赛博空间的本质导致的。他必然卷入极大的资金,来不断填补其中永远无法填补的黑洞。因为他并没有真正通过劳动生产什么,更没有现实国家暴力机器为其意识形态背书。更没有一种停止的机制。当一种穿透赛博空间的现实动荡产生。当一件艺术作品利用他的大地性穿透这些空间的时候,就是他崩溃的时候。那时候,一个没有现实意义的赛博金融只不过是赛博空间的符号与时间游戏罢了。

来源: IT大脑袋

发表评论

5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