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从概念到热炒,NFT凭什么让全世界陷入疯狂?

从概念到热炒,NFT凭什么让全世界陷入疯狂?

文 | 最极客,作者 | 东方亦落

 

 

NFT貌似很值得买,却又好像什么都没买到。近日,漫画IP《镇魂街》和游戏《旅行青蛙》都在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中上线了虚拟手办。然而这些都属于虚拟艺术品,只能看不能动,而且有的做工也不够细致,引得网友纷纷吐槽“花钱买了个寂寞”、“与其花钱买虚拟手办,还不如直接截图保存”。

 

 

其实蚂蚁链粉丝粒中的手办还不算贵,也就几十块钱。而近来在全球范围内的NFT藏品一件比一件贵,拍出上亿的天价也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不仅是个人藏家,资本、巨头也疯狂涌入,使得NFT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然而NFT看得见摸不着,到底凭什么能拍出天价,又为何能受到资本和巨头的追捧?如今全球都在为之疯狂,那么NFT如今的发展方向是完全正确的吗?如果不是,这种集体疯狂的态势会滋生出更多的噱头与泡沫,从而造成巨大的潜在风险,需及时更正。

 

 

01 从诞生到疯狂,NFT越发“不可理喻”?

 

 

NFT,英文全名为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NFT属于区块链的一种,对文字、图片、视频进行加密之后,生成无法复制的数字签名。NFT艺术品也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数字艺术作品”,因为它们不被存储在硬件设备和硬盘里,而是将数据加密之后储存在区块链中。

 

 

从理论上来讲,NFT是可以把任何东西数字化的,而从起源来看,最早的有据可查的NFT项目可追溯到2017年:当时有一款名为“加密猫”的云养猫游戏走红,一度在以太坊网络产生了超过16%的交易流量,而在市场中,一只虚拟猫最高售价超过10万美元。

 

 

但自此之后,NFT始终保持一种半火不火的状态,有些尴尬。直到去年,疫情促使线上经济与虚拟空间受到更多关注,NFT频频亮相,吸引到许多艺术创作者和收藏家的注意,使得数字艺术品的市场交易规模呈爆发式增长。

 

 

进入今年,NFT市场更是持续火热。今年3月,美国数字艺术家Beeple的NFT作品《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在全球顶级拍卖行佳士得拍出了6934.625万美元的天价,成为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价格的第三名,也直接促使NFT数字艺术品出圈。

 

 

此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篮球巨星姚明、推特CEO杰克·多西通过各个平台发布了NFT数字藏品,名人效应使得NFT进一步为人们所熟知。此后很多NFT数字艺术品也都拍出了令人不敢相信的价格:一副虚拟石头画像在8月以400枚以太坊(约合1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一幅僵尸CryptoPunk作品在8月以1600枚以太坊(约合5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而NFT的火热也表现在相关数据的增长中:2018年,NFT的市场总值为0.41亿美元,2020年增长至3.38亿美元,到今年上半年则高达127.25亿美元,可见其势头之迅猛。

 

 

在这种火热的大潮之下,国内外的巨头们也都“跟风”入局:全球支付巨头Visa宣布以15万美元购买并收藏NFT数字艺术品CryptoPunks,Facebook高管表示在考虑推出数字钱包的同时构建NFT功能。在中国,阿里巴巴在6月份基于蚂蚁链发售了4款NFT付款码皮肤之后,腾讯也在8月,推出了“幻核NFT”交易平台,以及《十三邀》等系列NFT作品。此外,网易、字节跳动等头部平台也均在NFT方面有所动作。

 

 

NFT数字艺术品发展到现在,已经让很多人看不懂但感到大受震撼,甚至让人觉得这些入局者是否过于疯狂了,为了这种虚拟的存在花费巨资。然而实际上,NFT的投资价值远大于其实际价值,而NFT的意义可能在未来才会更加明显地得以体现。

 

 

02 投资价值大于实际价值,巨头深耕NFT也是在筹谋未来

 

 

与传统的艺术收藏行为相比,NFT数字艺术品的买卖更加“有利可图”。

 

 

从收益层面来看,传统交易环节中,艺术家的作品一旦出售,艺术家本人就很难在往后的交易中得到回报。但区块链则有可追踪的特性,艺术家利用这一功能,在艺术作品的每一次出售中都能获取一定比例的费用,该比例可以达到2.5%~10%。

 

 

这种抽成方式是传统交易环节中不可能实现的,所以NFT数字艺术品交易既保护了艺术品的版权,也增加了艺术创作者的收益,有助于激发创作者更多的灵感,反过来给艺术市场增添活力。

 

 

对买家而言,购买NFT数字艺术品只是购买了作品的所有权而已,其他人仍可在网络上随时浏览、复制与下载。这些特点对收藏者可能更具吸引力,出于“炫耀”与分享的心理,当我们拥有价值不菲的物品时,总想让更多人知道,而NFT艺术品恰恰满足了这种需求:既能与更多的人分享快乐,也能显示自己聪明的头脑和前瞻性的眼光,还能在NFT领域中抢占一席之地,为未来可能获得的更大利益打好基础。

 

 

因此NFT不仅吸引了老牌收藏家,还有一众年轻人也参与其中。在《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的拍卖过程中,共有来自全球11个国家的33位买家,其中91%的买家是首次参与佳士得竞拍,并且比以往更加呈现出年轻化的特质。

 

 

如果先不去考虑市场是否有投机倾向,那么NFT受到热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其基于区块链技术发布在网络之中,能够最大限度地解决关于版权的纠纷,从而有效保护知识产权。

 

 

在互联网时代,数字内容被侵权实在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但维权则是难上加难,即使是线下的实体艺术品,也面临着已形成体系的仿制造假产业链,想要鉴别真假,所需成本同样不低。因此将这些艺术品以NFT的形式放在区块链中是很好的途径,这样一来,每件艺术品都有了唯一确定的身份和明晰的归属,每一次的交易流转也有据可查。

 

 

可以说,NFT使艺术品创作者的权益得到了保障,也让艺术品尽可能多地发挥其各方面的价值。而解决了版权和收益问题,NFT在未来必然还能够产生更为深远的意义。

 

 

从科技发展的潮流来看,NFT也颇有前景。

 

 

最近元宇宙成为了热门概念。今年3月,被视为“元宇宙第一股”的Roblox在纽交所上市,上市之初股价就大涨了54%,市值直奔500亿美元。

 

 

此后各大巨头争相入局:马克·扎克伯格表示要用5年时间把Facebook变成“元宇宙公司”;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表示微软要给客户提供“元宇宙解决方案”。在中国市场上,腾讯在去年年底提出了“全真互联网”概念;今年字节跳动收购VR初创企业Pico,对元宇宙同样是跃跃欲试。

 

 

而NFT是元宇宙世界中重要的基础设施,也可看作是通往元宇宙领域的重点渠道。在NFT领域,中国巨头已经行动起来:

 

 

今年5月,阿里巴巴在淘宝的“520拍卖节”中开辟了NFT数字艺术专场,随后又在6月上线“6月青年艺术家数字作品”拍卖活动。涉及到的作品有《U107-无废星球系-柜族之梵高》、《魔鬼猫-多彩流浪体绿》和知名动漫IP《刺客伍六七》的主题皮肤。

 

 

网易今年6月在淘宝上发行了NFT作品“小羊驼三三纪念金币”。

 

 

腾讯旗下的“PCG事业群”则于今年8月在“幻核”App中发售了300枚“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腾讯音乐也发售了“TME数字藏品”。

 

 

比起海外的NFT市场,中国对虚拟资产有着更为严格的监管措施,所以侧重点也与海外有所不同:从切入角度来看,中国的NFT市场注重版权保护,强调无币化探索;就作品本身而言,中国企业推出的NFT艺术品多数都离不开知名IP,更像是在IP的周边、手办上等衍生品中应用了NFT的技术。与其说是NFT数字艺术品买卖,更贴切的说法或许是IP周边的销售,这大概也是中国NFT市场尚处初级阶段在现实中的一种投射。

 

 

由以上种种可以看到,NFT的投资价值大于其现阶段的实际价值,入局者似乎都能“躺赚”。然而这个属于未来的领域,真的是值得所有人义无反顾进入的吗?

 

 

03 NFT虽好但方向出现偏差,泡沫过多或将透支行业价值

 

 

现在外界对于NFT数字艺术品的看法褒贬不一:一种观点认为其是未来趋势,一种观点认为其是投机和泡沫。其实双方都有一定的道理,不过就目前的状况来看,NFT数字艺术品虽有前途,但更多的还是噱头和财富游戏。

 

 

这些价格奇高的NFT数字艺术品让许多人对“一夜暴富”多了几分期望,然而这些作品的价格动辄上千万上亿,想要加入投资交易的队伍,雄厚的资产是基础,普通人还玩不起。此外,想要找准投资方向,还需做大量的专业功课,否则贸然入场盲目跟风,到头来损失概率恐怕会远大于收益概率。

 

 

更重要的是,全球的NFT交易市场的监管体系都不够成熟,投机炒作成分很大。泡沫过多,市场的发展方向就容易出现偏差,透支其未来可发挥的价值。因此在面对NFT数字艺术品领域热血沸腾的同时,冷静地防范风险也是十分必要的。

 

来源: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

1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