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元宇宙是数字化转型的终局?

元宇宙是数字化转型的终局?

30年前,著名科幻小说《雪崩》第一次提出 Metaverse,即元宇宙的概念,其中展示的许多赛博朋克式的场景,如智能手机、虚拟现实和数字货币等,如今都一一实现。时至今日,元宇宙概念突然大火,不仅让人们多了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成功掀起资本市场的浪潮。

 

 

今年3月,在线创作游戏公司Roblox登陆美国纽交所,率先引爆元宇宙概念,腾讯也是Roblox的投资方和发行方;7月,Facebook 宣布All in元宇宙,并将公司改名为“Meta”;8月,字节跳动耗资15亿美元收购VR设备商 Pico……巨头纷纷入局,引发了大众对于元宇宙的认知焦虑。究竟元宇宙的本质是什么?难道只有戴上VR眼镜才叫元宇宙?谁又将成为开启元宇宙的第一把钥匙?

 

 

12月10日,在钛媒体集团联合大兴产促中心、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共同主办的2021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博士、长江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李洋、易股天下董事长、华建函数基金CEO易欢欢、共识实验室创始合伙人、元筑科技MetaEstate创始人任铮同钛媒体内容合伙人、总编辑杨瑨一起,共同探讨元宇宙与数字化的未来。

 

 

科幻电影中的元宇宙

 

 

提起元宇宙,总能与科幻电影联系起来。在长江商学院市场营销学副教授李洋看来,《盗梦空间》里展示的穷人为追求富足生活主动做梦的场景,非常符合元宇宙的氛围。“它既反应了人类对于高科技星辰大海的梦想,也反应出大家对现实的不满与逃避。”

 

 

元筑科技创始人任铮表示,电影《失控玩家》里提到的游戏特色、虚拟空间的经济体系,以及虚拟经济和线下实体经济相结合的各种交互动作,可能是未来元宇宙和现实社会打通的一个方向。

 

 

“我们所理解和定义的元宇宙,是未来人类社会10—15年以后一起共同生活的虚实共生的世界,它可以分成三个发展阶段,即数字孪生、数字原生和虚实共生。” 作为全球第一套《元宇宙》三部曲的作者,易欢欢认为《头号玩家》、《失控玩家》、《阿凡达》这三部电影,能够更好的定义元宇宙的三个发展阶段。

 

 

当谈到VR能否代表元宇宙时,易欢欢表示,VR只是元宇宙形成的一条技术路线,但并不是唯一。

 

 

“每一代互联网发展对应着下一代计算平台。像我们第一代是的PC时代,它是一维的。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变成身体一部分,它比PC距离心灵更近,变成比PC更重要的主设备,它是二维的。到了VR、AR、MR以及未来脑机互联的时代,人类的生活场景就变成更高维的三维环境。

 

 

元宇宙的三个关键词

 

 

为了缓解大众对于元宇宙的认知焦虑,三位嘉宾分别给出自己对元宇宙的三个关键词。

 

 

易欢欢认为元宇宙有三个重要特征:第一是创作者经济,第二是数字资产,第三是AIGC,即人工智能产生的内容。元宇宙时代,创作者同时也是消费者,他们借助人工智能的手段创造出无穷的数字资产,再通过区块链或者其它方式进行确权,形成巨大的数字市场。这意味着,元宇宙的经济体量会远远大于前两代互联网。

 

 

李洋给元宇宙的三个关键词,一是“多元宇宙”,元宇宙不应该由寡头组织、一种力量主导,应该是多元分散共享的宇宙;二是以控制论作为理论基础,不应仅仅把人的意志传达给机器,而是深度的人机交互,人机渗透。三是“大众参与度”。元宇宙作为一个新技术、新生态,需要大众广泛的参与,而非是小众的游戏。

 

 

任铮给出的三个关键词,分别是蛮荒、破局和创造。在他看来,元宇宙看似成熟,实际上至少还需要发展10年的时间。作为一种新的破局方式,元宇宙可以改变人的思维方式、体验方式和工作方式。此外,元宇宙非常强调创造。“我们不希望它只是数字孪生,或是对现实社会的影射,我们希望它是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元宇宙。”

 

 

此外,任铮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元宇宙应该包含三种特性:一是内容形式的众包创造,不应由某个大厂集中统一治理。二是拥有资产和价值的确权;比如元宇宙里的资产不可以随意增发,游戏里的装备不可以随便增减。三是规则公正和透明,元宇宙的治理规则应该是公正、透明且智能的行为。

 

 

元宇宙概念的估值逻辑

 

 

谈到“元宇宙第一股”为何深受资本市场追捧,有过20个小时Roblox游戏体验的易欢欢非常有发言权。“ROBLOX提供一系列游戏组件、游戏模板和工具,把创作的门槛降到很低,一个小学生稍微学习一小时,就能自主上手生成一款游戏。”易欢欢指出,Roblox在提供了一整套经济体系和引擎,根据贡献程度,在重度玩家、游戏开发者、平台之间合理分配收益。这是ROBLOX的核心精神所在。

 

 

“Roblox这家公司确实深耕了很长时间,所以有沉淀。它有非常多符合元宇宙特征的亮点,比如说沉浸式、创造。”在任铮看来,从刚需出发,元宇宙首先应该体现在娱乐和社交方面。而Roblox恰好有比较强的社交属性及游戏属性。

 

 

李洋则认为,元宇宙在游戏行业更容易落地。“游戏和文创行业跟元宇宙、区块链、NFT等概念是最容易接轨的。”他认可Roblox所具备的创造性,同时也指出其存在的一些短板,比如链上运行达不到非常快的速度、数据量的处理比较受限制等等。

 

 

通过观察全球产业龙头公司的布局,易欢欢给出元宇宙发展的三条路径:一是Facebook的消费级元宇宙,二是微软面向产业级,三是以太坊为主的原生元宇宙。就估值来讲,不同的公司有不同的估值方式。以平台为例,主要看三个指标:用户数、用户在线时长和用户沉浸感。尤其是沉浸感,应该变成主要要素。

 

 

下一代数字网络只能是巨头的游戏吗?

 

 

李洋对大公司的入局并不感到意外,甚至觉得是必然。“元宇宙与现在所讨论的数字技术是挂钩的。即便没有元宇宙,虚拟仿真、数字孪生这些元宇宙的核心技术,也正是互联网公司在强攻的技术。”不过李洋也指出,巨头的入局让元宇宙变成了少数寡头的围墙花园,这与理想中分散多元的元宇宙是相悖的。

 

 

在任铮看来,元宇宙是一个重新洗牌的过程。他认可大厂的优势地位,但不认为元宇宙会是大厂的独食。

 

 

“我们在跟大厂接触时发现,大厂之间都是割裂开的,每个人都在做自己的区块链、元宇宙,彼此之间并不互通,也不愿意进行用户共享。这种割裂就给更加开放、包容的中小企业带来机会。”此外,任铮觉得,元宇宙会诞生许多新职业、新产业,比如元宇宙上做建筑、做服装设计、做游戏开发等等,这些也给了很多中小企业更加开放、公平的选择方式。所以元宇宙一定是重新洗牌的过程。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 | 马琼)

发表评论

16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