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元宇宙“诸神之战” 浙商排队入局

元宇宙“诸神之战” 浙商排队入局

《浙商》杂志 记者 李艳霄

 

浪潮来临,海外国际科技巨头集体发力元宇宙,国内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网易等互联网头部企业也次第入局,“诸神之战”打响。2021年也被冠以“元宇宙元年”之称。

万物皆可元宇宙?

今年下半年,元宇宙成为全球“顶流”话题,后来居上进入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它像一个巨大的魔盒,全球的科技公司和其他行业都在往里面装东西。有观点将其看作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互联网”,引得不少人对其大肆吹捧,资本市场烈火烹油;也有相当一部分人看着AI、VR、AR、区块链、物联网等眼熟的概念,贬斥其“新瓶装旧酒”、炒作热点。喧腾之下,孰是孰非,还需让子弹再飞一会儿。在这场纷争中,虽然对于“元宇宙到底是什么”这一讨论基点始终未能形成共识,但真理越辩越明,元宇宙的整体构想已经逐渐变得清晰。

“元宇宙”一词最早来源于尼尔·史蒂芬森在1992年发表的科幻小说《雪崩》,其所构想的“Metaverse”是一个独立于现实社会的、去中心化的虚拟世界,在这一世界中,时空限制被突破,数据替代了现实社会的土地与资源,人类文明进入了另一种表达形式。然而,这与我们现在所谈论的“元宇宙”是同一概念吗?

浙江省虚拟现实产业联盟理事长、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金小刚表示,无论是《雪崩》,还是《头号玩家》《失控玩家》等影片,出于剧情表达的需要,其所呈现的“元宇宙”更像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存在的完整的虚拟世界,但从商业落地的视角来看元宇宙的话,它与小说和电影中所呈现的或许有所不同。“在近期的发展中,它更倾向于是一种解决方案而非孪生世界。”金小刚说。

在一次研讨会中,省数字经济联合会秘书长尹本臻也给出了一种全新思路,他表示:“目前,大家对元宇宙的认识进入了‘盲人摸象’的怪圈。我们或许该去思考,‘元宇宙’这个名称是否适合这个东西。”

当下,巨头们构想的元宇宙各不相同,唯一的共性就是“遥远”——元宇宙是不可能在短期内落地的。扎克伯格也断言,元宇宙相关的投资在近期任何时候都不会产生盈利,预计将在接近本世纪20年代末时产生商业影响。没有具象化的对照,热议之下,“元宇宙”变得愈加玄幻起来。

然而,如果将焦点转移到具象的产业上,我们会看到——Meta展示触觉手套原型机、字节跳动斥巨资并购VR厂商、苹果研发AR头显,虚拟现实正在建筑元宇宙的入口;AYAYI签约阿里、云笙入职华为、华智冰就读清华、柳夜熙走红抖音,虚拟人横空出世、频频出圈,正向现实社会发来一封封来自元宇宙的邀请函;游戏、教育培训、数字医疗、工业安防,越来越多的“元宇宙”落地场景内容也在不断开发中。就像易现先进科技创始人李晓燕博士说的那样,早在十余年前,就已有不少企业开始探索构建下一代终端用户交互形态。正是因为这些底层技术经过多年的发展,“基础设施”日趋成熟的情况下,才有了如今谈论元宇宙的语境,也才会有未来相关技术,或者说元宇宙落地的可能性。

“或许,抛开‘元宇宙’,再谈元宇宙,我们可以更清晰地看到未来趋势。”尹本臻说。

 

泡沫还是蓝图?

经过多年的发展,互联网时代里,占得先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虽然市场上不乏消极的声音,但资本市场依然频频投入真金白银,热闹非凡,一部分机构已经开始筹划设立相关产业基金,这也带来了新的议题——在当下,无论是投资者还是基金,应该将资金投向何方?

市场有“卖铲人”理论,源于19世纪美国西部的淘金热,在这场热潮中,大部分淘金者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卖铲子的人却赚了大钱。当一个风口来临,风口上游的确定性红利可能要大于风口本身。在这场元宇宙热中,不少搭建“基础设施”的企业就是卖铲人,然而,比卖铲人更先实现盈利的,还有卖“掘金宝典”的人。

早在市场还摸不着头脑时,罗振宇就快速在平台上推出了《前沿课·元宇宙6讲》,为市场的“淘金者”发了一本平价“掘金指南”。毕竟,挖金子之前,总得先知道“金子”是什么模样。果不其然,这一课程受到热捧。截至12月上旬,已有超6.6万人加入学习,按长期优惠价29元的单价估算,该课程的营收已经超过191万元,目前也已更新至12讲。

然而,面向未来,北大信研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文化数字资产研究室主任邓丽丽表示,真正的投资场景还是应该在元宇宙关联性较强的行业、企业,“无论是相关技术产业,还是应用场景方向中的机会都是很多的。”

市场在蓬勃发展,但其间也出现了大量企业大方向急转弯、商标抢注等现象,如此持续升温的元宇宙所带来的究竟是泡沫还是风口?炽橙数字科技董事长纪尧华给出了一个理性冷静的答案。在他看来,不论元宇宙未来何去何从,虚实融合都必然是一个趋势,能够创造更多的空间和机会,所以,从长周期看元宇宙会是一个风口。但从短线来看,如果过早地、过分地去夸大元宇宙带来的实际价值,那可能就会有局部和短期的泡沫出现。

李晓燕则表示,元宇宙能够引起这样的社会级现象必然有其背后的逻辑与原因,这是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趋势,“任何大的趋势到来,都会经历从愚昧之山、绝望之谷到开悟之路。”

浙商如何抉择

在XR、AI、区块链等元宇宙核心技术领域,阿里巴巴、网易、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公司已经布局多年,并次第申请元宇宙相关商标。阿里巴巴达摩院XR实验室负责人谭平称元宇宙是下一代互联网,就是VR/AR眼镜上的整个互联网。而达摩院的XR实验室和操作系统实验室两大实验室均在探索下一代云网端融合架构下的未来操作系统、研究新一代移动计算平台。网易的市场反应虽延后一步,但创始人、CEO丁磊也明确表示网易已做好元宇宙的技术和规划准备,等到时机成熟的一刻,“网易可能跑得比谁都快。”

巨头们的“诸神之战”打得火热,资本与人群的话题场也同样火热,是躬身入局还是持续观望,最难抉择还是产业链上下游的中小企业。浪潮裹挟之下,这些浙商何以突围?

采访中,大部分企业家普遍表示,当前,浙江政策支持与数字经济基础良好,是“元宇宙”发展的优沃土壤,相关产业确实遇到了比较好的机会,需要做积极的准备,例如杭州正谋划建设以视觉智能产业为核心的“中国视谷”。但是否要在此时转向,中小企业仍需保持谨慎冷静的态度。

“领先半步是先进,领先三步是先烈。”阿启视科技董事长陆隽谈到,现在的中小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确定此时入局领先的究竟是半步还是一步。在陆隽看来,无论是巨头还是中小企业独立建构元宇宙是不可能实现的,中小企业能做的唯有将自己专注的领域做精做强做透,在未来面临挑战或接入元宇宙大生态时才能占据一席之地。

资本市场出现的泡沫在知名投资人厚达投资创始合伙人诸葛彬看来也并不全是负面的事情,反而是中小企业的机遇,它让更多好的创意公司提前资本化,加速了前期发展。“超级大的元宇宙环境需要的资源资金人力成本太高了,中小企业如要突围,机会还是在垂直领域,以‘小宇宙’嫁接大生态,才是应对之策。”诸葛彬说。

尹本臻也建议中小企业对元宇宙这一概念不要排斥也不要热捧,而应该找准站位,看清元宇宙带来的社会发展的方向,聚焦专业领域,给技术找到对应的应用场景。

来源:浙江日报

发表评论

1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