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区块链与公证的辩证统一

区块链与公证的辩证统一

公证行业“闻区块链色变”久矣。

毋庸讳言,区块链技术所具有的去中心化、自信任化和自治性等特点深刻地改变了传统世界中依靠“可信赖的中间人”来确保陌生人社会正常运转的模式,确实对公证行业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产生了冲击。对此,国外已经有了诸多实践。例如区块链企业BitProof与美国旧金山的软件工程师培训学校霍伯顿学校(Holberton School)开展合作,使该校成为全球首家采用区块链技术向学生颁发毕业证书的学校,有效杜绝了学历造假的可能性,当然也省却了第三方机构证明学历真实性的中间环节。有鉴于此,传统观点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对于公证职能作用发挥的社会条件起着某种程度的消减作用。尽管由于社会信息传递模式及其发展的复杂性,加之区块链技术本身也处于不断发展中,公证行业短期内尚不会被取代,但对于这类替代性技术解决方案的研究和应对已是刻不容缓。

然而有趣的是,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我们却可以发现区块链与公证似乎并非原本想象的那样非此即彼,反而更具有趋同性:

首先,全国公证行业3000余家公证处遍布各地,深入到县级区域,这与区块链分布式的架构不谋而合;

其次,各地公证机构之间存在着大量的业务协同需求,这与区块链的业务属性密不可分;

最后,公证代表的是传统世界的公信力,而区块链则代表着可信技术。

凡此种种,让我们不禁去思考:或许终有一天,可信技术会取代可信机构成为社会公信力的代表,但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公证本身也将进化,通过与技术的融合,从而在一个更高的维度去实现公证的价值。

01

链上链下数据可信协同

如前所述,区块链的终极目标是建立新型社会信用体系,新的社会信用体系又依赖于数据的累积与互联,而区块链自身又无法保证数据的真实性,于是基于区块链的所有高大上的愿景看似陷入了一种死循环。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有一个合作方能够解决数据真实性的问题。几个世纪以来,公证就被人们用来“求真证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二条规定:“公证是公证机构根据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申请,依照法定程序对民事法律行为、有法律意义的事实和文书的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证明的活动。”因此,“证链协同”将是未来的一大趋势:链下的各类信息汇聚到公证机构,经过公证“求真”后的数据被上传至区块链中,确保了上链数据的真实性,再由区块链保证链上数据不被篡改,从而达成了链上链下数据的统一,为实现区块链的终极价值奠定下扎实的基础。

02

异地数据可信协同

中国幅员辽阔,各地的情况有很大的不同。尽管国家层面在数据集中、数据连通等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也形成“跨省通办”这一类的成果,但可以想见的是,全国范围内的数据协同尚需时日。另一方面,高铁的迅速发展却将人们带得离家越来越远,加之疫情的出现,各地之间的隔离成为新常态,使得原籍地资料的获取变得不再便利,于是,人们对于异地协同的需求便大量出现。

基于公证核实权和公证行业内部协同两大特点,通过建立可信的区块链平台,一地公证处可以为全国各地的同行提供本地的数据查核服务,同时,一地公证处又能够将服务能力放大至全国其他地方,提高对本地客户的服务能级和客户粘性,从而形成新的电子数据公证模式,成为公证行业在新时代的业务支柱,也由此能够真正实现“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的愿景。

03

区块链推动公证升维

公证所代表的,是传统世界中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并随着人们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而迎来了长久不衰的发展历史。但当信息时代来临,社会的中心从“人”向“数据”转化,信任构建的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也就导致了公证行业目前所遇到的诸多困局。区块链主打的是“去中心化”和“去中介化”,按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首先应消除的就是中介,但区块链技术本身无法收集到所需的数据,仍需要依靠现实世界中诸如公证机构这样的“中介机构”提供信息,从中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中介在去中介化过程中的另一种可能,即“从中介变为信息服务商”,实现自身服务形态的升维。

除了真实性证明外,公证机构作为“信息服务商”至少具有三大优势:

1

公证机构是信息数据的合法收集方。其一,公证机构在正常的申请受理过程中需要收集公证申请人及相关人的各类证明材料,这种收集过程是合法合规且必需的;其二,公证机构在调查核实过程中能够合法触达到诸如婚姻登记、房产信息、有无犯罪记录等其他有关部门的专有数据。

2

公证机构是信息数据的合法存储方。公证机构在公证流程中所收集的所有信息数据都以公证卷宗的形式存储于公证机构中。《公证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证机构应当将公证文书分类立卷,归档保存。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公证的事项等重要的公证档案在公证机构保存期满,应当按照规定移交地方档案馆保管。用法律的形式保障了公证机构保有信息的合法性。而下一步需要考虑的,就是信息的数据化。

3

公证机构是信息数据的合法提供方。在信息时代,数据被作为一种资产来看待,因此数据安全与数据合规越来越受到重视。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以同盾科技、聚信、51信用卡为代表的大数据风控公司因为使用爬虫技术违法搜集和对外提供个人征信数据而受到查处,使数据合法使用的问题成为焦点。而《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的出台则再次凸显了数据合规的重要性。在这个方面,基于其“证明机构”的法定地位,对外提供证明(或以信息数据形态存在的证明)正是公证机构的主要职能之一,在合法性上可以免受质疑。

综上所述,公证与区块链相结合的过程,同时也是公证行业解放思想、提升维度、寻求突破的过程。社会的发展是有裹挟性的,不论愿意与否,都只能去适应。信息时代有其独有的运行方式:整个社会在物理世界中运行的同时,背后又有一个同样体系的数字世界,这就是“数字孪生”的概念。而数据,就是数字世界通行的资产。数据的数量,决定了话语权的多少;数据的质量,决定了社会地位的高低;数据的终极价值,将创造新的社会信用体系。这个过程需要区块链,需要公证,任何一方都无法独立完成。

在新世界,公证依然大有可为。

原标题:《区块链与公证的辩证统一》

来源: 上海市浦东公证处 

发表评论

2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