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姚前:国际数字货币研发态势对中国的启示

姚前:国际数字货币研发态势对中国的启示

作者

姚前,中国证监会科技监管局局长。

2020年是全球央行数字货币加速发展的一年。国际清算银行报告显示,全球至少有36家央行发布了央行数字货币计划。其中尤为引入注目的是美元、欧元、日元等主流国际货币先后发布数字化计划。它们的加入意味着全球央行数字货币格局将发生根本性变化,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全文字数:2150

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报告》2021年第4期

一、美欧日数字货币的基本特征

(一)数字美元的特征

美国2万亿经济刺激法案初稿中提出的数字美元方案设计了两种数字美元。一种像银行存款,普通公众直接在美联储开户,账户里的余额即为数字美元,资金转账依靠美联储增减账户余额的系统处理来实现。另一种与比特币、Libra相似,普通公众无须在美联储开户,而是通过加密货币技术,直接持有美联储发行的美元。若没有个人的数字签名,别人无法动用,包括美联储。这种方式不用依靠中介机构,“点对点”支付,使用起来更接近美元现钞。通俗来说,数字美元是由美联储发行和运营的“支付宝”或“比特币”,是美联储的直接负债。

在运营模式上,法案初稿提出以下两种方式。一是由美联储直接向社会公众提供数字美元服务。也就是所有联邦储备银行向美国的所有公民和合法永久居住者以及主要营业地点位于美国的商业实体提供数字美元钱包。对于未设联邦储备银行分支机构的地区,服务此类地区的联邦储备银行可与当地的美国邮政服务分支机构合作,以确保该地区亦能获得数字美元钱包的申请服务和账户服务。二是由会员银行代理运营数字美元钱包(所谓的传递数字美元钱包),相应成本由美联储承担。每个会员银行均应建立并运营一个单独的法人实体,专门用于持有与“传递数字美元钱包”有关的资产和负债,但这些资产和负债均不得视为会员银行或其分支机构的资产或负债。也就是说,数字美元钱包里的数字美元与银行存款完全不一样,银行无法动用,不是银行的信用,不能将其贷款给别人。根据法案初稿的设计,数字美元还会生息,利率高于存款准备金利率和超额准备金利率。

(二)数字欧元的特征

数字欧元是欧元体系的直接负债,是无风险的中央银行资金,它可以与欧元的其他形式(如钞票、中央银行储备和商业银行存款)同等程度地兑换。

欧洲中央银行于2020年10月发布的数字欧元报告着重强调了欧洲中央银行对数字欧元的控制。一是在数量上,应始终处在欧洲中央银行的完全控制之下。二是在技术上,提供数字欧元的后端基础设施是集中的,所有交易都记录在中央银行的分类账中,或将责任分散到用户和/或受监督的中间商,提供不记名数字欧元服务。但不管采取何种方式,后端基础设施最终都应该由央行控制。报告还强调,终端用户解决方案提供商和参与提供数字欧元服务的任何私营部门都应与中央银行的后端基础设施连接,以确保最高形式的保护,防范未经中央银行授权擅自创建数字欧元的风险。

根据技术模式,数字欧元方案可分为集中模式与分散模式。在集中模式下,最终用户可以在欧元体系提供的集中化数字欧元基础设施中持有账户。这类账户将允许用户通过电子转账方式在其他形式的货币之间存取数字欧元,并以数字欧元进行支付。分散模式则采用分布式账本技术(DLT),或通过本地存储方式(例如使用预付卡和移动电话功能,包括离线支付),允许终端用户之间转让不记名数字欧元,中间不需要授权第三方在交易中扮演任何角色。

根据私营部门的角色,数字欧元方案可分为直接模式和间接模式。在直接模式中,中间商只是看门人,提供用户与欧洲体系基础设施之间的技术连接,并验证最终用户的身份,处理了解客户(KYC)、AML和CFT要求等活动;而在间接模式中,中间商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结算代理,代管客户的中央银行账户,代表客户执行数字欧元交易。

(三)数字日元的特征

根据日本央行数字货币方案,数字日元是一种新型数字中央银行货币,与中央银行的银行活期存款不同。它是一种支付工具,由中央银行直接负债。数字日元的发行拟采用中央银行和私营部门的双层运营架构,也就是说日本央行通过中介机构间接发行数字日元。数字日元所具备的核心功能包括普遍获取、安全性、韧性、即时支付能力、互操作性等。

二、国外数字货币研发对中国的主要启示

欧美日等全球主流央行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态度正从审慎保守转向积极进取,数字美元、数字欧元、数字日元等全球主流货币的入局,势必将大大加速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央行数字货币时代将不再遥远。各国央行普遍认为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直接负债,并强调中央银行对央行数字货币的数量管控。新加坡的Ubin项目、加拿大的Jasper项目以及欧洲中央银行与日本央行联合开展的Stella项目进展迅速,已基本完成。他们的实验基本上延续了“从批发支付到券款对付(DVP),再到跨境支付”的思路。境内零售支付场景不是主要焦点。他们最为关注如何将央行数字货币用于改进跨境支付以及改善现有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开展更加开放、灵活和高效的券款对付(DVP)。在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上,各国央行采取高度开放的思路,不拘泥于某种预设路线,技术模式可以是集中的,也可以是分布式的,可以基于账户,亦可以基于代币,可以直接运营,亦可以双层运营。从已开展的实验项目看,各国中央银行高度关注分布式账本技术以及加密货币可编程性的应用潜力。

来源:腾讯网

发表评论

20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