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巨头带头吹响“元宇宙”的集结号,群魔乱舞还是英杰辈出?

巨头带头吹响“元宇宙”的集结号,群魔乱舞还是英杰辈出?

作者 | 田小梦

编辑 | 包校千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解释它的人很多,讲清楚的太少。

今年3月,“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登陆纽交所,用8个要素来定义“什么是元宇宙”。4月,英伟达用“真假黄仁勋”让人们第一次对元宇宙有了些许画面感,也由此引发对于下一代互联网形态的无限遐想。

在行业和资本的相互作用之下,短短半年的时间,一系列的事件让元宇宙成为了行业共同关注的焦点。人们在半信半疑之中,看到了字节跳动以近1亿元投资被称为“中国版Roblox”的代码乾坤,又斥资90亿元收购国内VR设备厂商Pico;Facebook改名为Meta,其旗下VR/AR相关产品将于明年初开始从Oculus品牌过渡到Meta品牌;苹果有望明年推出全新MR产品;腾讯则提出从“大文娱+社交”的形式,向和元宇宙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全真互联网”迈进。

若以Roblox为元宇宙定义的8个属性“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为参考,元宇宙就已让VR/AR、NFT为代表的产品和应用成功出圈。

纵使元宇宙概念炒的火热,但由于缺乏标准化的定义,才有了“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说法。虽然元宇宙作为下一代互联网已是业内共识,但不少蹭元宇宙概念的玩家,甚至“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让本就定义模糊的概念,更加摸不着头脑。 

促成风口是偶然还是必然?

提到“元宇宙”,绕不过美国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他在1992年出版的小说《雪崩》中,创造了一个和社会有紧密联系的三维数字空间,与现实世界平行,在现实世界中地理位置彼此隔绝的人们可以通过各自的“化身”进行交流娱乐。这个超越了现有互联网形态的虚拟实境,也就是如今被人津津乐道的“元宇宙”(Metaverse)。 

斯蒂芬森用文字描摹了一个虚拟化的平行世界,数百万人在街上往来穿行,无论是百老汇、香榭丽舍大街,还是一条灯火辉煌的主干道,这些景象反射在主角弘明的目镜中,能够被眼睛看到,能够被缩小,被倒转,如此真实却并不真正存在,最终留给读者对这个虚拟世界无尽的遐想。

对于这个抽象的概念,《黑客帝国》和《头号玩家》通过直观的画面勾勒出了畅想中的大致轮廓,把人们对元宇宙的想象搬到了银幕中。例如在《头号玩家》中,玩家一戴上VR头盔,穿上传感设备,踩在运动装置上,就可以完全沉浸在“绿洲”(Oasis)的虚拟空间里,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互动。

“元宇宙”可以理解为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是映射现实世界的在线虚拟世界。不过,与其说它构建了一个虚拟世界,不如说这种沉浸式体验是下一代互联网瞄准的方向。

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从电子商务再到应用生态,我们能够很清晰地看到终端实物的演进和应用场景的多样化。而“元宇宙”被赋予的使命,则是完成互联网形态从二维到三维的升级。

2020年,疫情在某种程度上成为推进行业数字化的加速器。“云监工”、远程医疗、VR看展、虚拟音乐会、虚拟主持人等将生活场景转移到线上。

例如今年 4月,Epic把美国饶舌歌手 Travis Scott搬到了线上,在吃鸡游戏《堡垒之夜》中举办了一场别样的演唱会;同月,英伟达在1小时48分钟的发布会中,用3D仿真模拟平台的技术复刻了虚拟“老黄”和他的厨房。虽然仅有短短的14秒,但这个事先预谋好的“造假”视频还是骗过了所有人,也让大家对未来的互联网世界有了更多的启发和思考。

对于如何通向这个虚拟世界,代码乾坤CEO邢山虎此前接受DoNews(ID:ilovedonews)独家专访时表示,从现实世界到元宇宙,“不是聚变,而是渐变式的”。从当前人们通过互联网进行工作、交流、购物等行为的所用时长,已占据一天的60%来看,他认为现在的互联网事实上已经是Pre-Metaverse的时代。

选择将今年称为“元宇宙”元年,原因在于元宇宙已不局限于互联网,而是一系列新技术的集合,近似1995年互联网所经历的“群聚效应(Critical Mass)”。

目前来看,5G/VR/AR等技术基本以满足大家的日常需求,硬件CPU/GPU、VR/AR等亦是如此。不少行业人士表示,当前应用于元宇宙的单点技术创新已经逐渐出现,为进一步扩大应用场景需求,叫元宇宙也好,或叫全真互联网也罢,都是产业共同奔赴的下一个目标。而元宇宙也将势必带动互联网、物联网、AR/VR、智能可穿戴设备、3D引擎、AI、云计算等行业的发展,推动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

“元宇宙是一种未来,一种很大程度上会实现的未来,而现在正是一个可以占据主动权的最佳时机。”百度副总裁马杰解释了元宇宙的热度久居不下的原因。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奔跑中调整姿势,而不是等万事俱备了才出发。 

元宇宙到时候了?

元宇宙成为行业热议的话题时,资本也在跃跃欲试。在二级市场,元宇宙概念股一路飙红。普华永道预测,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

如果以Roblox提出的“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八大属性为参照,可将元宇宙分为VR/AR、游戏、虚拟社区等多个赛道。

Facebook改名换命为“Meta”,是目前布局元宇宙最为全面的公司。其旗下包括Creator内容创作社区、VR/AR Oculus Quest、数字货币diem及商业、以及Workplace虚拟办公室。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表示,元宇宙会是下一个前沿,今后将是元宇宙优先,不再是Facebook优先。他希望在未来十年之内,元宇宙能覆盖10亿人、承载数千亿美元的数字业务。

图源:英伟达虚拟形象 Toy-Me相比Facebook构建的“消费者的元宇宙”,英伟达提供的则是“工程师的元宇宙”,希望将真实宇宙有的东西都放到虚拟空间协作平台Omniverse中。在日前召开的GTC大会上,英伟达创始人兼CEO黄仁勋展示出了基于Omniverse 实际做出来的机器人:可以与顾客谈话帮助点餐的餐厅服务员 Project Tokkio、车载虚拟助手,以及黄仁勋自己的AI形象Yoy-Me。

回看国内,腾讯毫无疑问地成了国内布局元宇宙最广泛的互联网公司。它不仅是Roblox 的股东,还手握Epic 40% 股份,并且在早期就入股了代码乾坤的竞品“迷你玩”。同时,腾讯还有中国最大社交平台和国内用户规模最大的PGC内容平台,可以说是拿到了元宇宙的多张船票。

2020年底,马化腾就提出了一个近乎于元宇宙、基于腾讯自身业务线的概念——全真互联网。马化腾认为下一代数字世界将是逼真、沉浸、智能和开放的,将打破文字、图片和视频等传统内容交互的束缚。

腾讯对全真互联网发展划分为文娱业Metaverse吸纳用户、生活服务深度融合、诞生容纳百业的全真互联网三个阶段。目前腾讯正从海量算力、实时分析、极致传输三个方向上,夯实全真互联的技术基础。

而字节跳动也因为投资代码乾坤被外界关注。8月29日,国内VR设备厂商Pico发全员信实锤了被字节跳动90亿人民币收购的消息。字节跳动的“批量收购”,侧面反应了深入元宇宙的决心。

互联网厂商抢抓起跑点并不为奇,打算重操旧业的罗永浩在微博上表示对元宇宙的兴趣:“我们未来在科技行业要做的很多事,都会不可避免地引领我们走向这个元宇宙,甚至不管我们是否愿意。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的下一个创业项目,竟然也是一家所谓的‘元宇宙公司’。”

从目前来看,“元宇宙”的战场似乎成为了“群魔乱舞”。新款的VR/AR设备、智能眼镜层出不穷;虚拟主播接连出现;在大家固有印象中专注于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运营商,也在全面布局元宇宙;甚至在注册商标中,似乎获得了元宇宙相关商标,就相当于拿到了元宇宙的“入场券”。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已有400多家企业申请了元宇宙相关商标。其中,腾讯和阿里等大厂已申请了“QQ元宇宙”“阿里元宇宙”等商标。多个与网易关联的公司申请注册了“网易元宇宙”“雷火元宇宙”“伏羲元宇宙”等商标,国际分类涉及广告销售、教育娱乐、网站服务等,当前商标状态均为申请中。 

过度逐利需要一抹“冷静”

风口之下,不少企业都搭上了元宇宙的便车。

早在9月份,A股市场就刮起了一阵“旋风”,元宇宙概念股板块大涨。其中最突出的中青宝 、汤姆猫就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质询。但这并没有让市场冷却下来。

公开信息显示,小鹏汽车日前申请注册多项“小鹏元宇宙”商标;体育运动类品牌耐克向美国专利与商标局提交了多份商标申请,要求在虚拟的数字世界中使用耐克的同名标识、logo和“just do it ”广告语等多个商标。

当几乎所有人都确定,元宇宙会是未来时,对于元宇宙存在的意义,行业尚未达成共识。

在鼓吹“元宇宙”的人眼中,元宇宙所带来的巨大机遇值得期待。而反对元宇宙的人分为两种,一是认为实现元宇宙遥不可及是在炒作概念,二是对元宇宙提出了质疑,如以刘慈欣为代表的,认为元宇宙是极具诱惑、高度致幻的“精神鸦片”,担忧人类沉浸在虚拟世界固步自封。

从社会价值来看,元宇宙与5G相同,或将出现“元宇宙+”的形态。社交、游戏是最近最为凸显的元宇宙入口,这些玩家大力吹捧元宇宙的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游戏和社交可以做的更加与现实逼近,让人感觉更加真实。更为重要是,他们可以把产业链做大,以前只是卖游戏服务,以后不仅买服务,还可以购买软件、硬件和虚拟空间中的各种服务。

因此,可以看出刘慈欣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在某些领域可能弊远远大于利,如“元宇宙+网游”,对于未成年来讲,可能更加不能自拔,可能又是一块巨大的“精神鸦片”。进而,在发展元宇宙的同时还要明确“红线”和保持冷静务实的心态。

11月10日前后,证监会已向中青宝、平治信息等7家上市公司发关注函,对其是否主动炒作股价提出质疑。此外,诸如东方国信、国民技术、盈趣科技等企业也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其公司暂未涉及元宇宙。

“无论怎么说,元宇宙的火热反映了这个时代技术趋势、用户体验需求以及资本的某种焦虑。”一位通信领域的资深人士认为,如何判断元宇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了,“就如同50年前人们无法理解今天的移动互联网一样,我们今天也无法理解元宇宙的未来。但不管怎么说,在现今资本过度逐利的时代,警惕元宇宙的骗局不失为一种提醒。这并不是否认元宇宙,而是历史经验的告诫。”

当然,技术的成熟脱离不开应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从科技诞生到过高期望的峰值,再由其峰值到泡沫化低估期,只有耐得住市场的大浪淘沙,才能过渡到稳定乃至实质生产的阶段。

最后元宇宙是否会遵循《黑客帝国》《失控玩家》的可视化表达,存在待定性。“目前,元宇宙处于人们对其过度期望的时期,大概到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潮水将会褪去。此时的元宇宙最需要的是冷静和务实,需要一步步地解决基础设施、市场培育、软硬件发展、内容建设等难题,才能通向最终的“元宇宙”世界。”百度副总裁马杰如是说。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出现一家独大的企业,在未来必然也不会存在。元宇宙作为下一代互联网,是新瓶装旧酒“割韭菜”的场地,还是能够打破数据孤岛打造出下一个“地球”,亟待需要行业参与者来佐证。

来源:DoNews

发表评论

20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