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扎克伯格和刘慈欣的元宇宙

扎克伯格和刘慈欣的元宇宙

有关元宇宙的讨论仍然还在继续,并且不断有新的人物加入进来。早前有杰克多西、扎克伯格,现在有刘慈欣、罗永浩。

 

 

或许,正是由于不断有人加入到元宇宙的论战里,所以,才会让人们对于元宇宙的看法变得愈加清晰。

 

 

这是好事,我们应当支持。

 

 

透过人们对于元宇宙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出两条道路:一条是基于商业层面的,一条是基于哲学层面。

 

 

如果我们将那条基于商业层面的道路,看成是理科道路的话,那么,基于哲学层面的道路,则是一条通往文科的道路。

 

 

我认为两者并不矛盾,甚至还可以说两者之间相互促进。

 

 

基于商业层面的讨论,不断为基于哲学层面的套路提供实践支撑;而基于哲学层面的讨论,则不断为基于哲学层面的讨论提供理论支撑。

 

 

但凡是厚此薄彼的看法,都不能够真正明白元宇宙真正内涵,更不能够找到元宇宙的正确发展道路。

 

 

 

 

从商业角度来看,以元宇宙为主导的新发展时代,的确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Facebook为代表的科技公司之所以如此激进地投身到元宇宙的洪流里,更多地是对于历史的一种顺应,而不仅仅只是为了迎合资本这么简单。

 

 

在互联网时代落幕已然成为定局的大背景下,或许,我们可以通过加持元宇宙来找到更多新的发展机会。

 

 

互联网何以落幕?我认为,更多地是行业环境以及用户需求业已发生了深刻改变所导致的。

 

 

我们经常能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抱怨互联网,我们经常能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远离互联网。

 

 

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已经无法提供给我们所需要的,甚至在某种情况下还成为了一种障碍。

 

 

大数据杀熟、垄断的产生等诸多衍生于互联网情境之下的矛盾和问题,正在越来越多地困扰着行业的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已经不再是促进行业发展的一种动力,而是变成了一个障碍。

 

 

行业需要一种新的驱动力,实现自身的变革,打破互联网时代业已形成的诸多矛盾和弊端。

 

 

无论是Facebook,还是其他的科技公司,都需要这样类似元宇宙这样一种新商业的出现。这是以Facebook为代表的科技公司开始布局元宇宙的根本原因。

 

 

如果仅仅只是将元宇宙看成是一个独立的事物,很显然是不正确的。

 

 

我认为,元宇宙应当是与互联网一样的全新的生活方式。

 

 

在这样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下,理应有新的技术,新的商业以及由它们组成的全新的生活方式,如同我们正在经历的互联网时代一样。

 

 

因此,仅仅只是将元宇宙看成是VR/AR的专属,抑或是仅仅只是将元宇宙看成是区块链的衍生,都是不正确的。

 

 

真正的元宇宙,应当是一个以新技术为底层支撑,以新商业为外在表现,以新生活为根本形态的全新时代。

 

 

除了行业的发展迫切需要元宇宙的出现之外,用户新需求的转变,特别是以Z世代为主导的新用户的产生,同样需要我们用新的商业模式来满足用户的这些新需求。

 

 

相对于传统互联网的线上和线下为主导的二元的发展模式,用户开始对三维的、立体的新体验充满期待。而这正是元宇宙真正要达成的。

 

 

人们之所以将VR/AR等新技术与元宇宙深度相连,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们真正提供了这样一种三维的、立体的新体验方式。

 

 

但是,仅仅只是体验上的提升仅仅只是开始。

 

 

只有将这些体验放映在商业上,并且真正形成一个有意义的商业闭环,元宇宙的存在才有意义。

 

 

无论是Facebook主打的元宇宙社交,抑或是将来元宇宙与更多的商业形态产生联系,他们更多地是基于商业实践探索的角度衍生而来的。

 

 

 

 

同商业层面上基于现实的实践进行探索不同,元宇宙的另外一条道路,同样正在发生着。

 

 

这一类有关元宇宙的讨论更多地是基于哲学、社会学层面的,他们认为,基于商业上对于元宇宙的探索只会把元宇宙引入到死胡同里。

 

 

最近几天以来,有关刘慈欣对于元宇宙的看法同样被众多人所追捧,并且还有人借此来抬高刘慈欣对于元宇宙的认识,贬低扎克伯格这一类科技玩家对于元宇宙的认识。

 

 

如果仅仅只是以这样一种浅薄的、简单的逻辑,仅仅只是以这样一种单一维度的看法来衡量他们在元宇宙上的探索与思考,很显然是不负责任的。

 

 

我认为,他们仅仅只是在商业之外的角度为反驳扎克伯格的做法找到了借口,而并未真正理解元宇宙在哲学层面的真正内涵和意义。

 

 

同他们的看法不同,我更加认为,扎克伯格们在商业上对于元宇宙的探索和实践是对哲学层面的元宇宙的一种印证和补充。

 

 

正是有了商业上的实践,我们才会明白元宇宙更高层面的哲学意义。

 

 

现在,在谈及元宇宙的时候,我们经常会将现在的元宇宙玩家同脑机接口、人工智能以及深空探索的玩家相提并论。

 

 

他们认为,元宇宙的玩家更多地是短视的,而那些玩家才是长远的。

 

 

对此,我并不认同。因为如果没有短期的积累和沉淀,哪里会有更加长远的探索和突破呢?

 

 

换句话说,纵然是我们实现了他们所认为的那些他们所认为的长远的实践。

 

 

譬如,我们找到了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再譬如,我们实现了脑机接口,实现了人类永生……

 

 

但是,如果我们的生活依然还停留在传统的状态下,那么,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留白依然需要元宇宙去填充。

 

 

由此来看,哲学上有关元宇宙的讨论与商业上有关元宇宙的讨论是不冲突的。

 

 

 

 

每一个新事物的产生,总是有人欢呼雀跃,总是有人戴着审视的眼镜看待。对于元宇宙,同样如此。

 

 

在扎克伯格宣布全力加持元宇宙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始质疑了。

 

 

只是在那个时候,他们并未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而已,现在,当刘慈欣开始对元宇宙质疑的时候,他们就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并且以此来寻找证明元宇宙在商业上探索不成功的说辞。

 

 

很显然,他们并未真正明白商业上的元宇宙与哲学上的元宇宙之间的内在联系,更没有了解元宇宙的真正内涵与意义,他们仅仅只是以个人偏好来评判元宇宙,并且总是在寻找着印证自身这样一种评判的答案。

 

 

寻找元宇宙的两种道路的天然联系,并且由此找到一条更加适合元宇宙的正确发展道路,才能真正让元宇宙不再仅仅只是一个有人追捧,有人诋毁的存在,才能真正达成一种共识。

 

 

在这样一种共识机制的驱动下,元宇宙,才能像互联网一样,成为下一个世代的主流。

 

来源:孟永辉

 

发表评论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