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数字人民币试点一周年:个人钱包超2000万个,冬奥会成重要节点

数字人民币试点一周年:个人钱包超2000万个,冬奥会成重要节点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夏子轩

 

 

数字货币时代渐行渐近。

近日,在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北京城市副中心“北京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正式揭牌。央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莫万贵在论坛现场表示,北京市数字人民币试点正在稳妥推进,重点构建面向冬奥会场景的数字人民币全生命周期管理、应用和服务体系,冬奥场景已落地35.9万个,实现交通出行、餐饮住宿、购物消费、旅游观光等7大类场景全覆盖。

自从2020年10月,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罗湖开始首次大规模公测以来,应用场景正在加速扩容。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数字人民币试点受邀白名单用户已超1000万,开立个人钱包2087万个、对公钱包351万个,累计交易笔数7075万笔、金额345亿元。与2020年8月数据对比,数字人民币落地场景、个人钱包开立数量增长接近200倍,对公钱包开立数量增长接近400倍。

同时,工、农、中、建、交和邮储六家国有银行和网商银行、微众银行两家民营银行,已研发出包括纸质卡、可视卡、指纹卡、耳机壳、手表、手环、手套等在内的多种硬钱包载体,中国电信和中国移动两家电信运营商也上线各自的数字人民币钱包。

同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杨德林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数字人民币的推广应用有利于推动无接触式消费模式的发展,也有利于新型消费基础设施、服务保障能力的建设,更有利于扩大国内需求,扩大最终消费,从而为居民消费升级创造有利条件。

冬奥会场景大范围应用在即

北京冬奥会将成为数字人民币下一阶段的重要试点。

围绕北京冬奥会的食、住、行、游、购、娱、医等七大重点领域的支付服务需求,北京将部署无人售货车、自助售货机、无人超市等应用场景,推出支付手套、支付徽章、冬奥支付服装等可穿戴支付设备,便利境内外公众使用数字人民币支付服务。

目前,北京环球度假区、运河商务区、万达广场、东朗文创园等重点区域打造购物消费、休闲娱乐、旅游观光、餐饮住宿、商务服务等多维应用场景的数字人民币支付功能,同时创新数字人民币支付、兑换方式,推广智能穿戴支付设备,加快布设数字人民币兑换机,实现本外币与数字人民币兑换便捷性。

据北京城市副中心十四五金融业规划目标,北京城市副中心将积极推进“北京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建设,不断打造数字人民币生态场景、拓展应用功能,探索建设新型数字金融体系;发挥试验区先行先试政策优势,持续深化数字人民币试点,加快技术研发、应用创新、市场推广,打牢数字金融基础,助力实体经济高效、高质发展。

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数字人民币具有对普惠金融提升的作用,可充分挖掘民营企业的场景潜力。产业互联网不断深化的背景下,由数字人民币渗透带来的供应链金融效率增强,将使得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大幅提升。”

不过,在上海金融数字化研究中心主任刘晓春看来,数字货币必须借助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才能正常运行。发展数字技术要考虑发生意外情况时把最基础的东西恢复起来,比如银行应该有断电断水,甚至于断网络的应急计划。

数字人民币扩容升级

数字人民币试点在全国稳步推进,应用场景是关键。

早在2014年,在时任央行行长周小川建议下,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小组成立,启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2021年7月,《中国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进展白皮书》发布,迄今中国已开展多轮数字人民币试点,使用场景覆盖生活缴费、餐饮服务、交通出行、购物消费、政务服务等多个领域。

2019年底,数字人民币相继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等地启动试点测试。2020年年末又增加上海、海南、长沙、西安、青岛、大连6个试点省区。

推动开展数字人民币应用试点,是“十四五”规划的重要事项之一。2020年11月3日,“十四五”规划发布,强调要建设现代中央银行制度,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健全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

今年7月24日,直布罗陀证券交易所亚洲区CEO、STACS常务董事AndrewPAL公开表示,中国发展数字人民币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一方面,在中国内循环策略下,可以利用数字货币促进就业率、解决通胀问题;另一方面,中国实行数字人民币可以把内外双循环结合起来,将数字人民币推向国际舞台。

央行数字货币在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将居于核心地位。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委内瑞拉、乌拉圭、柬埔寨等国均已发行CBDC(央行数字货币);2020年1月,国际清算银行同欧洲、英格兰、日本、加拿大、瑞士、瑞典六大央行设立CBDC联合工作组;2020年5月,美国发布数字美元白皮书,提出创建CBDC框架;2020年10月,日本央行已联合30多家大型金融企业研发数字货币。

“越来越多国家对CBDC的态度正从保守转向积极。一方面是不希望在全球央行数字货币的竞争中落后,另一方面疫情所带来的非接触式生活普及,令央行数字货币应用具备更广阔的空间。”一名熟悉数字货币研发进展人士向时代记者表示。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蔡维德表示,数字货币所带来的经济正面影响非常可观。“如果走向洗钱方面,地下市场就会爆发,就像数字代币一样。如果走向正面市场,就给正面经济一个非常大的助力。所以只要能监管好,就能打压地下市场,助力市场发展。”蔡维德说。

10月2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我国要打造全球最佳的央行数字货币,不仅有利于推进普惠金融,有利于在数字经济时代促进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均衡和协调,维护我国的货币主权,保护我国的金融安全。

 

 

 

发表评论

1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