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⑥国际清算银行官员:银行会受到稳定币冲击

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⑥国际清算银行官员:银行会受到稳定币冲击

原标题: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⑥国际清算银行官员:银行会受到稳定币冲击

【编者按】

数字货币作为时代创新的产物,初露峥嵘。数字货币为何而生?在数字货币领域抢先试水的国家如今境遇如何?未来的货币竞争会呈现怎样的格局?

对全球央行而言,数字货币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创新试验,前景可期,却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澎湃新闻特此推出“数字货币全球实践”年终报道,向读者呈现数字货币在全球各地实践的最新面貌。

近年来,数字支付领域中又一种新的支付手段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简称“CBDC”)。可以说,CBDC的序幕已拉开。

国际清算银行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4季度针对全球65家央行发布的问卷调查,其中有86%的央行表示,他们至少在考虑发行数字法币的利弊,高于上一年的80%。此外,目前有60%的央行正在进行央行数字货币(CBDC)实验或是概念验证,在2019年只有42%。国际清算银行表示,在未来三年内,代表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央行很可能发行通用的CBDC。国际清算银行调查显示,将CBDC考虑为一种可能性的行政区域从2019年的14%上升到了21%。

央行数字货币为何如此火热?其发行和驱动因素有哪些?对金融体系以及普通人的生活有何影响?私营部门应该在其中扮演何种角色?各国央行又如何跨境合作?带着这些问题,澎湃新闻对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负责人贝努瓦·科尔(Benoît Cœuré )进行了视频专访。

国际清算银行(BIS)又被称为“央行中的央行”,BIS创新中心于2019年6月在瑞士落地,并有三个区域中心:一是新加坡,与新加坡金管局合作;二是中国香港,与香港金管局合作;三是瑞士,与瑞士央行合作。国际清算银行还打算进一步设立其他分中心,从而与成员国的央行进行进一步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脸书正是在2019年6月于瑞士发布了天秤币的白皮书。科尔于2020年被任命为国际清算银行创新中心的负责人,此前他担任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的成员。

科尔向澎湃新闻表示,无论是对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目前私营部门发展快于公共部门,这会带来一些风险:比如,脸书的稳定币diem即将出台;金融去中心化也在迅速提升。这是各国政府较为关心的问题。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都不希望在科技水平上落后于私营部门,他们不仅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并希望能够迎头赶上。

央行数字货币只是货币在历史进程中前进的又一步

澎湃新闻:疫情以来,BIS的成员国们对于支付方式的态度是否出现了显著的变化?这些变化是否使得全球针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研究与实验显著增加?

贝努瓦·科尔:是的,当然。全球来看,新冠疫情导致我们向电子支付和和无接触支付的加速转型。这不仅仅是影响央行数字货币,更是加速了支付体系转向无接触支付和实时支付。

澎湃新闻:诸如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资产自疫情以来,接受度越来越高。你如何衡量与评价加密资产对全球金融稳定的影响?

贝努瓦·科尔:国际清算银行没有对此的全球监管权限。每个国家和地区需要对此自行分析风险并采取适当的监管措施。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加密货币由于波动性过大,无法成为支付工具。它们仍然可以被用作价值储存或是投资的资产。为了保护投资者和消费者利益,也为了遵循反洗钱和反恐怖主义融资的标准,加密货币应该被监管。

澎湃新闻:数字人民币采用的是公私合营的双层模式。你对这一模式以及央行在这当中角色作何评价?

贝努瓦·科尔:数字人民币是建立在公私合作的基础上的。我在很多地方也看到类似的安排。当前的金融体系是建立在很多私营部门发挥中介作用的基础上的,我们也不希望这样的结构与合作因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而做出改变——在任何的央行数字货币系统中,都有商业银行和金融中介机构的一席之地。当然,央行仍然处于中心的地位。

澎湃新闻:央行数字货币是否会改变央行的角色和货币的本质?

贝努瓦·科尔:央行数字货币只是货币在历史进程中前进的又一步而已——我们从金属货币发展到纸币,又从纸币到数字货币。因此CBDC只是这个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央行的核心目标和最基本的功能就是保持价格稳定和金融稳定——这一点是没有改变的。央行数字货币只不过是在数字的环境下发行和流通的央行货币。所以只是技术手段与特征发生了变化,央行的职能和使命没有发生变化——其作用仍然是为了保持价格稳定和金融稳定。

银行与央行数字货币都会受到稳定币的冲击

澎湃新闻:央行数字货币的使用会导致个人与企业的存款会从商业银行转入到央行数字货币之中。在其他情况都不变的前提下,这是否会导致银行资产负债表缩小?你是否认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功能可以等同于银行存款?

贝努瓦·科尔: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不要在当今的金融环境下,而是要在未来的环境中讨论央行数字货币。当前出现了私营部门的数字货币,比如稳定币。银行与央行数字货币都会受到稳定币的冲击。可是央行数字货币会由央行从公共政策与稳定的目的出发来发行,因而也更容易控制其负面效应。人们也在热烈讨论不同的解决办法,例如可以限制个人对CBDC的持有额度等。央行的圈子中还在讨论如何缓和可能的对金融稳定的影响。有一点比较明确的是,央行数字货币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比私营数字货币的要更小和更可控。 

澎湃新闻:有一些观点认为,移动支付或是无接触支付,对新兴市场的意义远大于发达国家市场。你认同吗? 

贝努瓦·科尔:我同意这个观点。我认为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银行账户的)使用情况是不一样的。在很多发展中经济体,很多公民都有智能手机,却没有银行账户。所以(对他们而言)这是一个普惠金融的问题——需要找到让这些国家的居民进入到金融体系的方式。当然,数字货币,尤其是央行数字货币就是一个途径。在发达经济体,大多数居民都有银行账户,那么它们的(使用)情况就非常不一样。

私营部门发展快于公共部门会带来风险

澎湃新闻:除了上述原因,二者的不同是否还与当地的货币体系有关,比如当地货币政策独立的程度以及与美元的关系?

贝努瓦·科尔:这是有可能的。但我想说,在大多数地区的情况都不是这样。关于央行数字货币使用的讨论还仍然仅限于在本国内的范围之内。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主要原因首先是无现金支付手段在增加;其次,很多企业,尤其是大型科技企业想要发行数字货币。当然,也有不少担心,在小型的开放经济体,本国货币会被其他国家发行的数字货币替代。正如现在已经存在的,一些小型和开放经济体面临着“美元化”的风险。将来,这些经济体的货币可能会被其他国家发行的央行数字货币替代。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在研究这个问题。

澎湃新闻:与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如中国)相比,包括美联储和欧洲央行在内的主要央行在发行数字货币上要缓慢一些。这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会成为一个问题吗?

贝努瓦·科尔:首先,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阶段和节奏,这是非常正常的。也是因为他们的起点不同,不同的地区支付系统也不尽相同。比如,各地实时支付系统的规则都是不一样的。于是,这也就需要通过协调合作来确保不同地区在一个全球体系内能良好运转。BIS做的正是这样的工作——召集不同的央行来讨论和合作。

其次,对于各国而言,在这一方面,私营部门发展快于公共部门。这会带来一些风险:脸书的稳定币diem即将出台即将出台;金融去中心化也在迅速提升。这是各国政府较为关心的问题。而发达经济体,也包括新兴市场在内,不希望在科技水平上落后于私营部门。他们都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并希望能够确保迎头赶上。

接下来几年小型经济体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会走向成熟

澎湃新闻:是否可以进一步介绍BIS是如何与这些大型经济体合作的? 

贝努瓦·科尔:BIS主要通过创新中心来协调央行数字货币的工作。我领导了BIS创新中心的工作。我们的总部设在巴塞尔,同时与包括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内的10家央行合作进行不同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跟中国人民银行的合作是通过我们香港的创新中心牵头的多国货币桥项目。我们也与发达经济体的央行合作。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BIS在不同的央行间一直充分发挥支持和协作的作用。

澎湃新闻:可否谈谈你个人以及BIS未来3-5年对于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的愿景?

贝努瓦·科尔:我个人的判断是在接下来几年中,小型经济体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会走向成熟,比如像巴哈马和柬埔寨这样的小型经济体已经推出了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也有很多类似的安排。关于中国,我认为,五年内数字人民币计划能够得到充分地展开和实施。对于发达经济体,我不认为有一个统一的答案,各国有不同的情况。而我确实看到所有的央行数字货币项目都在加速,很多合作项目也正在推进,以确保不同的项目之间是协调一致的。

澎湃新闻: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认为对于BIS而言,央行数字货币对于新兴市场或小型经济体发展普惠金融的意义重大?

贝努瓦·科尔:

当然。我认为总体上这还是个关于数字支付的问题,而不见得非要是央行数字货币。移动支付在解决金融普惠问题上可以发挥巨大作用。比如我们可以看到在非洲,肯尼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此,总体来说这是个关于数字支付的问题,而在数字支付的世界中,央行数字货币的重要性正在上升。

来源: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

8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