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⑦秘鲁经济学家索托:区块链能帮穷人做什么

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⑦秘鲁经济学家索托:区块链能帮穷人做什么

【编者按】

数字货币作为时代创新的产物,初露峥嵘。数字货币为何而生?在数字货币领域抢先试水的国家如今境遇如何?未来的货币竞争会呈现怎样的格局?

对全球央行而言,数字货币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创新试验,前景可期,却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澎湃新闻特此推出“数字货币全球实践”年终报道,向读者呈现数字货币在全球各地实践的最新面貌。

区块链作为数字货币和未来金融业的底层技术之一,已经得到各国央行和金融机构的认同。这一革命性的技术将如何改变世界?

澎湃新闻近日对秘鲁著名经济学家赫尔南多·德·索托进行了视频专访。德·索托是总部位于秘鲁利马市的自由与民主学会的主席。自从德·索托的著作《资本的秘密——为什么资本在西方成功却在别处失败》于2000年秋天出版以来,他在国际上赢得诸多拥戴;2007年出版的《另一条道路》在拉美国家和西方社会有着巨大的影响,被学术界认为是论述发展中国家“地下经济”(即非正规经济)的最经典著作。至今,他已为全世界近30多个国家和政府首脑制定所有权改革计划。自从区块链技术被发现后,德·索托就关注区块链在激发金字塔底部经济潜能的机会。德·索托认为,区块链有望将50亿人口带到全球经济当中,让国家和公民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好,成为一个为全球繁荣而设的新平台以及个体权利的保护者。

在提及全球各地的低收入群体时,德·索托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并非是不想融入全球经济中来,而是能够帮助他们融入经济体系中来的标准和信息尚未到位。而区块链可以提供一个能把所有人都汇聚起来的公共平台。

德·索托将土地产权登记称为非市场性交易,而这些交易成本包含了排队等待的资源浪费、追溯产权、完成和备案文书、办理官方手续等等。这就是区块链的切入点。区块链的设计理念可以推动这些转变——区块链可以成为一个囊括所有这些数据的总账,并且注入“信任”。此外,穷国还普遍存在腐败问题,将交易账本通过安全流程措施保存在每个节点,这会使得整个系统高效、便宜且迅速,还能保护穷人的权利。

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有了完备的基础设施,他们不再需要新东西

澎湃新闻:能不能谈一谈秘鲁的情况?采矿业是秘鲁非常重要的行业,区块链技术对于像秘鲁这样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德·索托:秘鲁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要说采矿业,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正是靠地底下的资源维系了国家主权,矿业或是石油公司想要获取自然资源需要有特许权,这甚至可以上溯到2500年前罗马帝国时期。

可是,现在的的情况是,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上个世纪60年代之后的后殖民时期,很多新的国家建立,有了独立主权(尤其是那些曾经被殖民侵略过的贫困人口,终于有了合法的自主权)。如今,一个企业想要获取原材料,需要两样东西:政府批准的特许权,还需要当地居民的许可。如今前者已成为人们习惯了成百上千年的惯例,而保护穷人社区却是新的法则。这些法律在一国之内是有效的,但既不是国际法,也不是国际通行的标准,各个国家自说自话。就像各自说着各自的语言,没有一本字典。这就容易引起冲突。

政府与文件就像是一个价值链——从法律文件到一个农民出卖或是出租他的土地——目前还没有一个国际通行的法律。这就像是,你有秘鲁护照,在秘鲁国内是有效的,但没有签证,就不能去到别的国家。如今缺失的就是类似于签证这样的文件——授权某一片土地受哪些法律管辖,并且可以流通到金融市场。这与其说是一份文件,还不如说是金融工具。

“从冰块变成水”的过程是很关键的。因为资本是由一系列文件提供的信任和安全性所构成的,这也意味着一旦成为所有者,就会得到相应的财富,银行才能够给予保证或是证明文件,从而转化成财富的信任。亚当·斯密和马克思都会同意,资本不是财富;资本是一种可以转化为财富的价值,资本金可以作为价值进行积累。

这就像一个食物链——先有了水,才能种植水稻,然后才会有大米,大米又可以做成其他食物卖到市场上。这个链条西方国家已经完成了,而且他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有了这些基础设施,他们不再需要新东西。从他们的历史来看,大概需要1000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达到如今的程度。但是新兴市场国家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区块链是较高效的可以解决发展中国家问题的方式

澎湃新闻:区块链是否可以成为像秘鲁这样的国家经济迅速增长的途径吗?

德·索托:我想告诉你的是,秘鲁的矿产与财富之间的关系,以及企业与个人需要做什么才能与资本市场联系在一起——目前看起来如此困难而且很有争议,正是因为很多国内的文件没有与其他国家形成结盟。这里存在很大的分配问题,并且可能变得很政治化,而区块链可以帮助解决这些问题。

在得到财富之前,是有一个价值链的,需要有一系列文件允许财产在不同的资本市场流通。区块链的优势就在于可以连接一系列的文件,让“财产”进入到一个“机器”当中,就像护照一样进入了一个机器。区块链是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可以将信息转化成谁拥有了什么,承担什么样的义务,以及把钱投到了什么地方。

自然资源一旦有了“签证”,土地就能创造财富。非正规经济本身虽然没多少钱,这部分群体有很多有待货币化的潜在资本。由于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大规模人口迁徙、非法占用、难民营、城市化改造等等原因,非正规经济占据了大量的地表空间。实际上,他们可获得的矿产、石油和天然气等储备价值150万亿美元。如果将这些资源利用起来,创造金融价值,这将会是全球最大的生意。

我目前也正在与蒙古、南非、哈萨克斯坦合作。我想跟你说的,这些都是我跟近30个国家打交道所发现的共性,而不仅仅是秘鲁的议题。

澎湃新闻:新兴市场经济体有大量的非正规经济,你也对此展开过很多的讨论。金融普惠和非正规经济是怎样的关系?是否会给新兴市场带来新的机会?

德·索托:首先,在谈论非正轨经济时,要将非正轨经济定义为不能创造资本的经济,也不能在银行拿到贷款。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计算,这意味着全球近40亿左右人口。无论是阿富汗还是秘鲁,如何将这些国家的穷人与世界联系在一起,是当前的问题所在——当人们感到不是这个体系中的一份子时,就会感到愤怒。这个群体现在想要进入主流经济,从当地经济进入到全球经济,从而达到规模经济。

什么是正规经济?正规经济就是人们如何可以拥有多种身份,通过这些身份我们可以进入到全球经济中,这就相当于是可以说多种官方语言。比如,北美有很多原住民,他们不希望这些原住民拥有身份,这里的身份是建立种族基础上的。但这大概只占到他们总人口的2%。但是在秘鲁,90%的人口都是不同文化与种族的混合体,我们不能把他们作为少数群体。否则,他们会错失全球化,继续活在贫困之中。

从全球的视角来看,区块链是一个比较快的可以解决问题的方式。对于拥有大量的自然资源的穷人,可以从而在政治上得到很多关注,进入到宏观经济的视野当中,也能够得到金融资源。

澎湃新闻:区块链能解决什么问题?如何能帮助发展中国家融入到全球经济?

德·索托:我去中国的时候,发现他们很容易理解区块链为什么有用。因为中国人理解财富与资本的关系。美国人就很难理解土地财产权如何被授权后转化为财富。这二者之间的关联是一个未知的领域,这里就是金融可以发挥作用的地方。当你看到如何将自然资源金融化,就可以理解了。区块链可以做一些革命性的事情,虽然有一定争议。

澎湃新闻:你认为这种不同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吗?

德·索托:我认为是发达国家忘记了他们从哪里来,以及他们是如何到达今天的位置,他们当初是自发地形成的。他们没有将历史与今天联系起来。这是白人如何变得富有的历史。中国人、新加坡人、日本人都不是白人,当这些国家开始变得富有,他们就开始寻找文化的原因。发展中国家的状况允许我们可以以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些细节。现在我们发现,要实现资本积累可以有很多路径,而且与文化无关。否则,我们会在一场文化斗争中迷失自己。

澎湃新闻:你个人还有何愿景?对区块链的未来又有何期待?

德·索托:我的目标是把非正规经济连接起来,占到秘鲁经济的80%。这是我们唯一可以进入全球经济的办法。我们的国家有很多自然资源,我们有全世界最大的水资源,还有最丰富的的锂矿。除非我们将穷人们连接起来,我们才能进入到全球经济。

我希望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到我的国家,尤其是现在有很多的困难。秘鲁人讨论得还不多。我个人认为,拉美应该与中国有更多的联系,因为中国变化如此之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

发表评论

1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