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数字货币,对全球金融秩序有什么影响?

数字货币,对全球金融秩序有什么影响?

(一)数字货币对社会经济影响是复杂的

一是提高金融服务效率,降低交易成本,助力普惠金融,方便实体经济和日常生活,加速货币流通,但也给监管带来新的挑战,增加通胀压力。2020年中国移动支付普及率达到86%,网络支付费率少于0.6%,较好满足小微企业“小、频、急”融资需求。数字货币及金融科技的广泛使用,提升货币流通速度,进而引起名义GDP变动,产生类似新增货币发行效果,加速通货膨胀,影响公众现有货币实际价值。这就是说,“方便”是有代价的。

二是有助于跟踪货币流通轨迹,完善货币政策调控措施,促进完善央行工作机制,促进央行货币与数字技术融合创新。数字人民币将在某些场景中替代人民币现钞,但人民币现钞不可能退出市场。因此,货币衡量指标需要做相应的调整和改进,传统的通货C、M1、M2、M3、L指标,都需要相应的把数字货币因素考虑进去。

三是产生数字服务税问题。科技金融企业利用高技术产生的信息不对称而可能获得额外利润;政府或授权机构发行数字货币,还可能形成一种类似金(银)铸造税的收入。这种新的垄断利润和税收红利,对国内市场和国际贸易都有一定影响。2021年初,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就提到,美国试图解决与其贸易伙伴在数字服务税上的分歧。

四是产生数字资本收入问题。如消费市场,消费者是相关数字的本源,但这些消费者是大众化的、社会化的,消费数据缺乏标记,很难一对一联系起来,因而消费者数字应该是得到安全保障的公共数字,由这类公共数字资本产生的资本收入应该成为公共收入。但是,目前仅由少数企业把持、开发、得益。这就产生了数字资本收入矛盾。

五是增加市场不确定性。如外币市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收盘汇率+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日变化宽幅超2%,加大不确定性趋势。如2020年9月1日至11日上涨2000基点,2020年9月12日至19日下调1200基点。数字货币的广泛应用,很可能进一步加大市场的不确定性。

六是增加系统性风险。数字货币具有潜在的信用创造能力,易削弱央行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数字货币由于其低成本、灵活性、便利性,应用场景呈越来越广泛趋势,甚至可能给洗钱等非法活动创造沃土,易削弱央行对支付体系的控制力;数字货币缺乏有效规制,人为炒作常常导致价格剧烈波动,也易增加维护金融稳定的难度。数字货币有可能挑战传统银行业经营模式,造成金融系统混乱。数字货币还可能让央行承担商业性职能,构成和商业银行不必要的竞争。这些都会对现有金融体系有所冲击。

(二)数字货币不容易改变国际经济格局

包括数字货币在内的金融力量是大国崛起的不可或缺的力量,但至关重要的力量还是基于实体的原始创新能力及其产业支配力。现实世界是一个由实体经济支撑的世界,虚拟经济只是现实世界的一种表象。2020年全球GDP为84.2万亿美元,金融资产为260万亿美元,金融衍生品达到464万亿美元。尽管现实世界大量财富表现为金融资产,尽管经济发展创造的财富确实表现为金融资产的巨大增加,但国际社会第一看重的是实体经济,而不是金融资产和金融衍生品。一个国家的长期强大的力量,主要还是要靠实体经济的力量,只有强大的产业支配力才能有可靠的金融力量,只有强大的实体经济才能有强大的金融。特别是在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中,把高新技术产业做强做大,这才是真正改变世界格局的力量。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金融力量和产业创新力量相互支持、相互促进、相互制约。二战后,德国货币马克康复,德国经济稳健恢复发展,德国逐渐成为欧元区的领导国。但是,从根本上看,德国的发展主要还是基于产业创新力量的发展。德国一直不断地开发出革命性技术,从高精尖技术到日常工艺技术无不如此。美国一直致力金融创新,特别着重因应形势变化开展金融制度创新,对维护美国金融霸权地位发挥重要作用。但是,美国更加重视高新技术产业的原始创新发展,有完善的研究型大学体系和工业实验室、研发机构、自然科学基金会。在发达国家创新发展过程中,数字货币是一个方面,但不是全部,甚至还不是主要方面,基本上是处于谨慎发展。

(三)正确认识国际金融体系的“变”与“不变”

当今世界经济大变革,为中国发展提供重要机遇,中国金融力量成长很快。中国外汇储备2012年6月达到3.18万亿元,占全球外汇储备1/3。银行业总资产增加很大,1983年只有3661亿元,2020年达到319.70万亿元。人民币国际化取得积极进展,2021年,银行代客人民币跨境收付金额合计超17.60万亿元,同比增长38.7%。中国资本市场从改革开放初期的零起步成为目前世界第三大市场,在全球占比达到7.5%。这不能不说,中国资本市场是一支令人敬畏的力量。

但是,美国金融霸主地位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始终稳固,历次经济金融危机不仅没有动摇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反而呈现“经济下行压力越大,国际金融市场越动荡,美元的垄断地位愈加巩固”的局面。在全球结算货币中,2020年美元占39%,人民币占4%。在外汇交易中,2020年美元为88%,人民币为4%。人民币债券相较发达国67家债券具有130-300BP的利差。在全球外国货币储备中,美元2021年为59%。2021年,人民币支付金额占所有货币支付金额的2.5%,人民币占全球外汇储备之比2.3%,在主要国际支付货币中人民币排在第五位。美国资本市场仍然是最有影响力的市场,仅纽约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额2020年为30.9万亿美元,占全球股票市值40%。

美国高度重视数字经济时代保持美元的全球货币霸权地位。数字货币有可能改变美元霸权体系的形态,将一部分美元代币化,用数字美元代替绿色美钞。但美元霸权体系的核心利益不容易改变,且可能增强。2020年,“数字美元是美联储的直接负债”;“将美元代币化,使数字美元成为一种新的更具活力的央行货币”。2021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不会与中国竞争开发CBD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中国计划中的数字人民币不会取代美元。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应该更多的研究美元霸权体系的基本原理以及成为国际金融主导国所需要的基本条件。

本文由蜡笔聊最炫科技原创

发表评论

11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