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有人在谈元宇宙概念,有人已在Soul月入4.5万元

有人在谈元宇宙概念,有人已在Soul月入4.5万元

记者|曹彦君 编辑|谭璐

现阶段,对于元宇宙是什么、以什么形态存在、如何应用,尚无定论。不过,也有一些共识正在形成:游戏和社交,被认为是比较适合该概念落地的领域。

社交平台Soul App,是国内最早提出要做元宇宙的公司之一。在关于元宇宙的讨论甚嚣尘上之时,Soul副总裁、产品负责人车斌和《21CBR》记者聊起了公司的业务布局。

“打造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是我们最核心的战略。在3-5年之内,Soul都会按照这一方向往前走。”车斌说道。

这个团队,正在创造一个“共情、共享、共建、共生”的虚拟世界。

01

技术必然

2021年初,“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PICO等VR设备厂商被收购,元宇宙概念逐渐在资本市场上风靡。Soul提出“社交元宇宙”的定位,也是在这一时期。

2021年开始,通过Soul平台上的搜索功能,车斌和团队发现,“元宇宙”关键词的搜索量在快速上涨。

Soul的用户群体中,超七成是“Z世代”。车斌认为,这一群体的需求将直接塑造“元宇宙”世界的形态。

元宇宙概念的爆火,背后有技术和需求的双重因素。

一方面,这是技术的必然。2016年曾短暂掀起过一阵AR、VR热潮,但受限于硬件和网络,没有被推动起来。

到了2021年,AR、VR的软硬件技术相对成熟。

疫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推动了用户需求的产生。很多年轻人不能在现实中体验蹦迪之类的娱乐活动,无法完成线下的面对面社交。

Soul发现,某些互联网场景可以补充这一社交娱乐需求。

“所有产品或者成熟的商业模式,一定是左边嫁接技术底层,右边嫁接用户需求,才能完成闭环。”车斌说。在Soul团队看来,一个成熟的社交元宇宙架构,具有以下特点:虚拟化身份、社交资产、沉浸感、经济体系、包容性。

车斌分析,目前正在布局元宇宙的公司,可以概括为三类:

第一类是游戏运营公司,比如《堡垒之夜》和《动物森友会》,注重在2D场景中加强沉浸式体验。

第二类以Roblox为代表,走的是用户共创的路线——公司提供工具,用户做出好玩的场景或者游戏,让其他用户来体验。

第三类是以Facebook、腾讯为代表的社交类公司。“从社交领域切入,很重要的一点是在低延时的情况下,通畅地跟其他用户交流、建立关系、在里面生活。”车斌说。

02

社交版图

事实上,Soul创立时所秉持的理念,已经具备了一些元宇宙的特性,例如社交资产和虚拟化身份。

故事回到2016年,Soul创始人张璐发现,在微信朋友圈、QQ空间、微博等主流平台,存在着诸多痛点:有些平台的社交被熟人关系束缚,有些平台的流量则集中于明星和头部KOL。

“有时候想分享自己的想法,发在微信朋友圈觉得不太合适,但发微博上又没有人回复,最后只能发在QQ空间,并且仅对自己可见。”张璐因此决定创业,在传统社交网络之外探索机会。

彼时,陌生人社交赛道的主要玩家是陌陌和探探,它们发力直播业务,信奉颜值经济。Soul另辟蹊径,提出“不看脸”社交,让用户“无压力地表达自己”。

不看脸,如何社交?Soul给出的答案是:靠卡通的虚拟形象和基于兴趣产生的用户标签。

用户在正式使用 App前,需要填写资料、设计虚拟形象、进行灵魂测试和打上引力标签等。虚拟头像成为用户在Soul的个人身份象征,并伴随着所有的交互活动。

这一套社交模式奏效了吗?从用户数据来看,答案是肯定的。

2021年一季度,Soul App的月活用户(MAU)为3320万,日活用户(DAU)为910万,同比分别增长109%和94.4%。从2020年7月开始至今,Soul每月的MAU增长速度,平均保持在105%以上。

车斌透露,这一数字仍在保持增长。

在用户参与度上,Soul可谓一骑绝尘。每个在平台上创造内容的人,平均每月产生5.9个新帖子。

以2021年3月为例,当月共创造6780万新帖子,同月,平台内容收到5.74亿条回复。

不仅如此,大量用户在平台的互动、交流,也为平台沉淀了相应的用户画像、社交关系。

支撑这一逻辑的,是Soul的兴趣图谱模式——引力标只是用户最初的标签,使用的时间越长、发布的信息越多,平台越能形成基于兴趣的新用户标签,从而实现更精准的推荐。

这些历经5年沉淀下来的社交资产,成为了Soul入局元宇宙的主要优势。

“无论以怎样的切入点构建元宇宙,其本质都是现实世界的映射,这个平行世界的关键还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车斌表示,随着更多用户加入,Soul将继续深化其中的关系密度。

在这一过程中,算法、技术能力也将得到提升。

“Soul上的关系浓度很高,未来我们会持续提供更多价值,让每一个用户都能找到兴趣相投的朋友。”车斌说。

03

掘金平台

在Soul的社交元宇宙中,还将接入更多游戏化、虚拟化的沉浸式场景。它甚至希望,有一部分人能在里面“打工赚钱”。

基于虚拟头像的“超萌捏脸”功能,已经率先实现了这种可能。

“我们观察到,有一部分用户的诉求是美化自己的虚拟头像。同时,有很多关于虚拟头像的交易行为是自发的,在安全性上有待加强。”车斌说。

今年6月底,Soul推出“个性商城”板块,并邀请捏脸达人入驻上架作品。目前,商城内有近80位捏脸师入驻,并上架了超过1.3万个原创头像作品。在Soul的个性商城中可以看到,虚拟头像有低中高三档价格,最低的价位是180Soul币,即30元人民币。

Soul相关人员告诉《21CBR》记者,做得比较好的捏脸师,在平台上的月收入超过4万元。截至今年11月初,有捏脸师最高售出头像7764次,交易额超过30万元。

来自西安的宠物美容师王磊,另一个身份是Soul上的“捏脸师”。他曾经在一个月里,靠售卖虚拟头像获得近4.5万元的收入,是他本职工作收入的4倍。

在这一现象背后,是Soul目前正在发力的用户共创体系。

“Soul不是由大KOL组成的平台,暂时也没有计划去推某个明星。”车斌说,Soul的特征是用户自发地、去中心化地参与。

车斌认为,在互联网行业中, 80%的人消费内容,20%的人创造内容,而这些被创造出来的内容,是具备一定经济价值的。

目前,Soul的产品团队在做一些个性化内容的探索,之后会尝试一些轻互动游戏,未来会开放出更多共创板块,吸引有才华的用户通过平台轻松地进行内容生产,并获得报酬。相比之下,在自身的商业化方面,Soul的步子则谨慎得多。

作为产品经理,车斌深知一款社交产品的商业变现能力。

“社交的商业化弹性非常强,但我们非常克制,还没有去开采这些东西。”他强调,加强用户体验、保持用户增长,是Soul现阶段的首要任务。

2019年,Soul开始探索商业化,基于社交功能发展增值服务。例如,通过付费让用户获得个性化的装饰体验,通过在平台上赠送礼物来拉近亲密关系。

目前,这一业务是Soul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的增值服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00%、97.4%、94.5%。

2021年二季度的数据,传递了积极的信号。

Soul的付费用户达到175万,同比增长80%;月度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ARPPU)达71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

目前,Soul对社交元宇宙的模样有着更明确的目标——共情、共享、共建、共生。

基于兴趣爱好、在精神共鸣中实现共情;

基于平等互动的关系,而非个人主义实现共享;

基于责任担当实现共建,共同建立元宇宙世界,每个人构筑自己美好的虚拟家园;

基于“和而不同”实现共生,每一个人都可以在 Soul 表达自我,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

等到这一愿景初成,Soul可能就不会被外界简单归到“陌生人社交”赛道了。

发表评论

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