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洛阳纸贵的NFT艺术品,炒作噱头还是观念创新?

洛阳纸贵的NFT艺术品,炒作噱头还是观念创新?

2021年初至今,国内外艺术市场「NFT热」相继粉墨登场。喧哗之下,腾讯、阿里、京东等一众互联网巨头的进军,为它的无限潜力更添几分例证。但相比于如火如荼的国外精尖艺术市场,国内艺术作品能否靠着NFT的火爆乘风破浪,小众艺术家们能否借由这股东风崭露头角,仍然是个亟待评估的话题。

"

作者 | 莫楠

今年初,佳士得公开竞标一件名为《每一天:第一个5000天》(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的作品,在15天的网络竞拍里,历经353次出价,从100美元的起拍价一路飙升至6025万美元的天价落槌(加佣金6934.6万美元成交)。

至此,「NFT艺术品」的热度被一枪打响。

这件作品由创作者Beeple耗时13年完成,是一件由5000张图像组成的巨型拼贴画,单看外表在眼花缭乱的数字作品中着实显得平平无奇。与众不同的点在于,它依靠NFT技术进行数字加密保护,从而有效地确保了作品的独一无二性,使得作品本身在商业逻辑和艺术逻辑层面拥有了双重的全新意义。

无独有偶,NFT这场火热很快「燃」到了国内。

3月25日,北京798第一场加密艺术NFT拍卖现场,一幅以JPEG形式存在的NFT艺术作品《新竹》,最终以接近40万人民币的价格被拍卖,成为国内NFT交易的典范之一。

这幅作品由中国当代超现实主义画家冷军创作,本是一幅纸媒国画,在创作后期,作者借助电子摄像设备,将原作转化成了NFT数字艺术作品。在拍卖交易现场,艺术家当场销毁了作品的实体形式,从而保证数字作品的真正独一无二性。

来源:中国知网、搜狐网

相较于理想生态下的闭环式数字创作,冷军对自己作品的焚烧兜售方式,颇有谭鑫培当年在摄影机前固定拍摄《定军山》的刻意感。一方面,这种「画蛇添足」的做法暴露了市场对于NFT作品的求贤若渴;另一方面,也折射出NFT对于艺术品「独一无二性」的执着追求。

越来越火的NFT艺术市场,究竟有怎样的价值逻辑?

如今,围绕着NFT的众声喧哗与造富神话早已不足为奇,值得玩味的是其背后的爆红逻辑。综合来看,NFT艺术作品之所以广受追捧,很大程度上源于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从商业逻辑来看,它把以太币给形象化了。

NFT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中文直译为「非同质化代币」。

从某种意义上讲,NFT数字作品的流通方式与以太币很像。但它不同于一般的「同质化代币」,而是依靠区块链加密技术,将有价值的数字内容通证化,生成一个无法篡改的独特编码,将物品转化为数字化抽象物,让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变成一种独一无二的加密货币令牌。

NFT区别于其他币的最大特点在于其唯一性、不可拆分性。每一个NFT作品都单独存在、无法相互替代。也因此,从NFT诞生至今,它一直被看作资本炒作噱头、币圈的造富神话,它独一无二的收藏价值和商业升值空间,成为许多投资者眼中耀眼的存在。

其次,从艺术逻辑来看,它把可复制的数字艺术给重新「灵晕化」了。

著名学者本雅明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曾经提出,「机械复制」使得艺术作品的「灵晕」消逝。

在经典艺术时期,一幅精彩的油画作品一旦产出就会被独一无二地收藏着,挂在神圣而有距离感的画廊里。人们难得亲临现场,用一种膜拜和瞻仰的姿态去面对它们。这种语境下的艺术作品往往拥有一种会呼吸的「灵晕」。它们因距离的相隔而让人念念不忘,因仰望的姿态而显得神圣美好。

米开朗基罗《创世纪》

而如今,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打开手机,微博、豆瓣、抖音、快手、朋友圈……凡所可见,皆是数字作品的喷涌。数字时代开启的这种「无损与自由复制」语境,使得作品在创作和传播中形成了一种不同于经典架上绘画的独特大众倾销模式,数字作品变得随处可见、廉价易得。

从生产的角度看,如今数字作品的生产早已被迎合受众的消费逻辑牢牢攥紧。人们产出作品,不再出于个性化的表达需要,关注的也不再是时代需要什么。而是为了满足大众的日常文娱需求,批量产出一些有利可图的快销复制品。尽管市场瞬息万变,但文娱投资者们往往希望站在利益不败的最顶端。

从创作层面来看,面向大众语境的浅平化表达方式成为数字创作目前的主流趋势。最典型的内容输出空间是类似微博、豆瓣、抖音、快手等活跃的大众化社交平台。为了迎合不断壮大扩张的「下沉市场」,大多数数字作品都尽可能显得通俗、浅平、易懂甚至是刻意的迎合和故意的低俗。

互联网文娱的意义在于普及、公开、共享,但也带来了泛滥、迎合、良莠不齐。越来越多的人们乐嗨在下里巴人的汪洋里,早已忘了阳春白雪的模样。

一夜爆红的是不知所云的「什么是快乐星球」、「穷叉叉」,熄的是无数艺术者们的灯塔守望。我们不禁扪心自问——中国的文艺界是否太下沉了?中国的下沉文艺市场是否太嚣张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NFT或许也是艺术和文娱市场冉冉升起的一盏新希望。

NFT把数字艺术作品从大众传播逻辑中解救出来,使其重新回归一种类似于「经典架上绘画时期」的私密性传播语境。它为数字艺术创作者和普罗大众之间构筑了一道屏障,人们需要跨过价格和区块链,才能得到想要的作品。它把夹在资本和大众之间的数字创作者们,从廉价的生产劳动中解救出来,为他们的付出和创意赋予了更高的价值。

当然,这种媒介意义的变化,并非是单纯的「反古」,而是具备一种「螺旋上升」意味的重新构建与整合。

虽然目前看来,它的创作环境尚未成熟定性,但在全新的艺术逻辑护航下,其艺术价值的飞升指日可待。

当「上升」开始颠覆「下沉」,艺术市场格局会否重新整合?

从现状来看,目前国内对NFT艺术品市场的布局仍旧是赛道占坑阶段。

腾讯、阿里巴巴、网易等互联网巨头虽然相继入局NFT,但多数都不采用海外NFT交易平台首选的公链,多数立足于自家平台打造的联盟链里。相比公链,这种联盟链具有更强的可控性和隐私保护能力。与此同时,在交易设定上,它们也往往采取无法进行二次交易的模式。

比如,用户在购买「有声《十三邀》数字艺术收藏品NFT」后,仅能对其观赏和收藏,平台不提供二次交易的机会,目前用户也无法在平台上线自己的NFT作品。同样的,用户对支付宝付款码皮肤也只能观赏和收藏,无法将其转赠和二次交易。

当然,采取这种保守性的入局方式,也是迫于情势。

一方面,是国内数字艺术市场本身并不成熟。相较于西方几百年来累积下来的艺术品鉴赏模式和艺术博物馆的拍卖传统,显然国内的高精尖艺术土壤尚且稚嫩。新鲜火热的NFT市场究竟能走多远,仍旧是许多人眼中的未知数。

另一方面,是国内关于虚拟资产相关业务的监管态度十分严厉。今年9月15日,公安部、证监会、外汇局等相关部门共同印发《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严苛的政策使得国内NFT市场成长环境变得更加复杂。

不过,尽管过程的推进看起来畏首畏尾,但从长远来看,新概念的涌现的确给了我们新的希望。尤其是在长视频、短视频红利日渐退散,「下沉市场」深掘遇到瓶颈的当下,或许市场正需要像「元宇宙」、「NFT」这样具有「上升意味」的新概念、新玩法的入注。

NFT带来的机遇,一方面是对于大众审美旨趣的颠覆与提升。尤其是在中国,大众化、普世化的审美方式被奉为圭臬,个人化、精尖化审美却往往被束之高阁。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们的审美思路都采取了「少数服从多数」的下沉性质准则。

以至于如今,当许多看似不起眼的所谓NFT作品被拍出「天价」时,许多人投以不可置信的批驳。

「这是赤裸裸的炒作!」许多人如是惊呼道。

或许,NFT只是昙花一现的噱头,但其背后隐现的高尖审美市场蓝海,却值得我们去思考回味。毕竟,如今中国的大文娱市场基数虽大,内容却长期鱼龙混杂。它需要新的刺激、新的感知、新的召唤,需要用「上升」来颠覆「下沉」,用重新整合来构建一个理想生态。

另一方面,NFT市场的破土而出也为千千万万小众创作者们迎来了新的机遇。

众所周知,互联网时代,媒介的突飞猛进为大众赋予了至高的权力。而NFT的出现,无疑是在解构这种早已固化的消费逻辑。它把消费的指挥棒从普罗大众的手中夺走,在解构消费逻辑的同时,同样颠覆了固有的创作产出逻辑。

它让艺术品价值的定位重新回归到作者本身。与此同时,大众的文化获得将不再一如既往的轻易和廉价。

或许有一天,那些被长期忽视的数字艺术工作者们也将拥有更广阔的发挥天地。

NFT艺术品的未来:良性生态才能焕发活力,元宇宙提供更多想象

从现状来看,如今方兴未艾的NFT艺术领域仍旧是币圈的造富狂欢。与其说NFT艺术市场在资本狂欢中诞生了,倒不如说如今是个盲目膨胀、发展的「NFT艺术前奏阶段」。

抛开「币圈」的投资逻辑,其实艺术市场本身是具有高度自律性的。艺术源于人们对于「审美」的需求和观念,尽管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定义和解析,但它永远无法跳脱出「审美」的光环。

数字艺术作品不同于一般意义的NFT商品,就在于它本身是一种高于经济基础的意识形态。在未来,它终将回归一种审美自律的良性生态环境里。

以之前在国际上非常知名的NFT艺术作品《加密朋克(CryptoPunks)》为例,它的一炮而红更类似于一种「景观」性质的仪式感消费,这种爆红是具有偶发性的。

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在「观念」和「行为」上的领先性远远大于「形式感」本身造就的艺术性。人们之所以痴迷于这件艺术品,除却炒作嫌疑外,更多源于它「数字复制逻辑」下的仪式感,而非传统工艺角度下的直观性审美体验。

加密朋克(CryptoPunks)

即便在未来可以有一万个人如法炮制出成千上万个类似的作品,但却很难再企及它的高度。这样的艺术作品往往具有一个非常大的特点——难以「复制体验」。也就是说,它的艺术性往往掌握在「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手上。

就好比在当代艺术语境下,制作类似《玛丽莲·梦露双联画》和《布里洛包装盒》作品的人可以有无数个,但永远没有人可以再超越艺术明星安迪·沃霍尔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艺术市场永远无法被预见,但艺术作品却永远值得人们思考与感知。如今人们「蜂拥而至」的所谓NFT艺术品市场,其实更像是它真正降临时的一场前奏。

数字玩家偶发性如法炮制出的仪式感作品并不能算是完全意义上的NFT艺术,同理,把纸媒原作上传到数字平台并且当众烧毁原作,更有画蛇添足和哗众取宠之嫌。在不远的未来,良性的NFT艺术市场亟需发展出自己独有的数字艺术语言以及艺术评价体系。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NFT艺术在解构「机械复制」的同时,还为艺术创作者设定了一个新的发布逻辑——原作者可以在作品的N次传播中持续获利。即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者,它的作品在最初被廉价出售。但只要时间够久,其艺术性终究会被市场所重新认知,而它水涨船高的溢价,也会重新回归到原作者的手中。

这样,艺术品的价值将不再仅受限于评价体系或者艺术品中介商,而是把一切的评判标准交给了「时间」。

因此,拨开轰轰烈烈的市场乱象,NFT对于数字艺术的意义绝对不是「传统创作逻辑」的直白搬运和迁移,而是全新「数字化生产逻辑」的拓荒。

进而,想要让NFT真正成为艺术领域的福音,不仅仅意味着平台的成熟和交易的普及,更是从「数字玩家」向「数字创作」思路的更迭。与之相应,平台建设、团队打造、在地性建设、文化底蕴等等问题,都将依次浮现地表。

尽管一切面貌目前尚难估量,但时间会谱写出最完美的答卷。

此外,NFT的兴起,也同样拖出了庞大的「元宇宙」体系的构建问题。

许多人之所以押宝NFT,就是看好了元宇宙的蓄势待发。在浩大的元宇宙中,NFT就像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零件,它确保了虚拟世界里交易的秩序化以及虚拟内容的私有性。假如在不远的将来,元宇宙的图景真的徐徐浮现,那么依托于NFT的数字艺术将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必不可少的私有资产。

商业投资的魅力在于「高投入高回报」,而艺术的动人却在于「无可预知无法估量」,二者之间显然是逻辑矛盾的。

诚然,把NFT艺术品当成币圈的玩物看起来极为荒谬,但它至少炒热了NFT这项技术,并且让它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当中。

而在未来,乘着NFT东风的数字艺术品能否闯出一片独自天地,依旧任重而道远。如今,购买者只有拨开混乱冗杂的外界投机喧嚣,召唤真实的艺术洞察,才能享受到NFT数字艺术的真正魅力。

参考文献:

王丹.火爆的NFT,风口还是泡沫?[J].金融博览(财富),2021(10):85-86.

张洋洋,王晓甜.关于NFT艺术价值的思考[J].参花(下),2021(11):92-93.

宇童.天价NFT作品掀市场热潮[J].中国拍卖,2021(Z1):66-71.

深响|阿里腾讯纷纷入局,NFT究竟有何魔力

https://mp.weixin.qq.com/s/p7g96zh5s1_VsP3VanT2Uw

来源:和讯网

发表评论

18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