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炒房团进军元宇宙,是财富密码还是泡沫?

炒房团进军元宇宙,是财富密码还是泡沫?

11月23日,歌手林俊杰在推特上宣布,自己买了Decentraland平台上的三块虚拟土地,正式涉足元宇宙世界。他购买这三块“地皮”据估算花了大约12.3万美元。虚拟世界里的数字房产也能卖出天价?对于普通人而言,元宇宙到底是新的“财富密码”,还是泡沫?

“互联网的门票”

11月23日,在美国虚拟平台Decentraland上,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了2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万元)的高价,约合一平米售价2.7万元,创下了虚拟房地产交易的新纪录。这种事同样发生在国内。
在国内,红人经济公司天下秀推出的“虹宇宙”游戏,打上了元宇宙的标签。11 月 18 日,红人新经济公司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公开信这样介绍虹宇宙,“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是创作者经济步入社交4.0时代的必然产物”,“通往下一代互联网的门票”。李檬称,游戏还在灰度测试的状态就已有超过13万的预约用户。

 

在虹宇宙中,游戏中所有的房屋、土地等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资产。NFT,全称为Non-Fungible Token,指非同质化代币,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形式)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比如,今年7月13日,北京国声京剧团将自己的京剧作品周边在NFT网站上出售,首个京剧NFT出现。

 

 

在虹宇宙的世界里,不管是房产还是家具或者是衣服,都有自己的级别,分别为 SS、S、A、B 到 C 级别,SS级目前只能通过活动来获取。钻石可以用来购买 S 以及 S 级别以下的衣服,越高级别的衣服提供的装扮值越高。根据此前官方介绍,A到C之间的房型基础价格在8.88元到88元之间不等,S及以上的房型并没有官方定价。从10月28日公测开始时,官方给玩家投放了一批免费虚拟房产,打出的宣传语是:“抢占虚拟世界第一套房”。玩家预约时间越早,抢到房屋的稀缺度越高。
虽然李檬的畅想听起来很美好,但“炒房团”迅速进军元宇宙,这让“互联网的门票”显得魔幻又现实。

一张登录券价格被炒到50万元

稀缺、可转让,这些属性使得游戏在公测阶段,“炒”就已经发生了。
记者在二手交易平台看到,公测开始后,就有人开始做起了虹宇宙的生意。一名卖家10月29日开始出售虹宇宙的登录券,价格500-900元不等。编号稍微特别一点的登录券,被天价销售。比如,序号000556的登录券,定价为600556元,有买家出价50万元。

 

随后,抢购到稀缺度高的玩家在二手平台出售房产。级别越高、地契编号越靠前的房屋价格越高。在一个四百多人的虹宇宙交流群里,不断有人发布出价消息或自家房产,还有人讨论着当天的最高成交价。

 

 

在这个过程中,还有人靠买进再卖出的方式赚取差价。一位卖家11月17日以800元的价格收购SSS级钢琴·黎明,两天后出售此产品的价格变成了2000元。
担心“砸在手里”的焦虑,也伴随着这些率先吃螃蟹的人。12月1日,一位卖家以13221元的价格出售SS环海岛屿,称“廉价出售,极具稀缺性,升值空间广阔”。这个价格被不少玩家“嘲讽”:“这个价格都没人买”“过几天再上一波(新款),这玩意不值钱了,我前几天收房子的价格还有人说我开玩笑,我那个价格给的够高了。”买家的收购价从4000元到8888元不等。

 

“没多少人玩了,都是来注册下,免费领个东西,卖了走人。卖房子的人比玩家都多。”一名玩家表示。

 

 

价格被炒到离谱的事情早就发生过。今年6月,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推出了两款NFT,分别是敦煌飞天、九色鹿支付码皮肤,每份价格为10个支付宝积分加9.9元人民币,全球限量各8000份。专属编码加上限量发行,敦煌飞天NFC在二手平台价格被炒到了150万元一个。

 

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

 

 

有人质疑:虹宇宙到底玩什么,不就是装修房子吗?“互联网的门票”,体现在哪里?
事实上,李檬发布完公开信后,11月19日,上交所网站显示,上交所对天下秀及时任董事长李檬、时任董事会秘书于悦予以监管警示。上交所表示,在“元宇宙”等相关产品、技术处于当前市场高度关注的热点时期,天下秀通过非法定披露渠道发布相关内容,可能对投资者产生误导。
经监管督促,天下秀于11月18日晚间披露公告称,经公司自查,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并未参与AR、VR、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中国NFT市场仍处于起步摸索阶段,国内主流的NFT发售或交易平台主要包括阿里拍卖、蚂蚁链粉丝粒、幻核和NFT中国。从此前支付宝与敦煌美术研究推出的敦煌飞天NFC在二手平台价格被炒到了150万元一个来看,开放二手交易会引致炒作,或将引起监管注意,因此腾讯和阿里对此都非常谨慎,目前,阿里拍卖、粉丝粒和幻核三个平台均未开放二手交易。但不开放二手交易市场意味着NFT并未实现数字内容的真正资产化,用户只有使用权而非所有权,未来寻求一个开放二级市场同时能抑制炒作的解决方案是国内NFT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关键。
目前中国NFT行业处于起步阶段,尚未发布相关政策。但国内对虚拟资产相关业务的监管态度历来十分严厉。9月24日,国家发改委等11部门发布《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宣布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将被正式列为淘汰类产业;同时,央行等10部门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业内人士表示,尽管目前国家关于NFT拍卖还没有严格的法律规定和条文,随着NFT应用的推广和流行,未来NFT的铸造、发行、销售、流转都会有监管的介入,国家对NFT的监管存在不确定性,因此行业公司项目发展存在不确定性。NFT仍然处于发展早期,市场参与者的不理性因素导致投机性的行为广泛存在。
11月25日,人民网发文指出,NFT存在炒作、洗钱和金融产品化等风险,对于NFT投资应该保持谨慎态度,警惕“击鼓传花”式的金融骗局。“人民日报评论”也微信公众号发文表示,元宇宙“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

来源:潇湘晨报记者李姝

发表评论

18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