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爱马仕在元宇宙开启维权:NFT铂金包不能体现其对手工的重视

爱马仕在元宇宙开启维权:NFT铂金包不能体现其对手工的重视

记者 | 黄姗

编辑 | 楼婍沁

 

 

202112月初,美国洛杉矶数字艺术设计师Mason Rothschild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上,发布了一个以爱马仕铂金包为灵感创作的系列NFT艺术藏品,取名为“MetaBirkins”。现在,爱马仕(Hermès)指责该设计师侵犯了品牌的知识产权。

 

 

按照Mason Rothschild的说法,创作该NFT系列是为了推广“零动物皮毛奢侈品”理念,呼吁时尚行业加速启用替代性材料。这位设计师或许是想恶搞或嘲讽奢侈品牌,"MetaBirkins"系列的宣传语是"不是你妈妈的铂金包(NOT YOUR MOTHER'S BIRKIN",而这句话跟Tiffany蒂芙尼今年全新的广告活动标语"不是你妈妈的蒂芙尼(NOT YOUR MOTHER'S TIFFANY)"简直异曲同工。

 

 

“MetaBirkins”项目共有100NFT作品,在洛杉矶的时尚电商平台Basic.Space上销售。上周开售后,该系列首个收出的NFT铂金包大约是四万美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整个系列售价高达79万美元(约合503万元人民币)。

 

 

这个价格比真实的爱马仕铂金包还要贵。在爱马仕门店, 铂金包的价格为9000美元(约合5.7万元人民币)到50万美元(约合318万元人民币)不等。

 

 

对此,爱马仕公司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爱马仕没有授权或许可Mason Rothschild在元宇宙内商业化,或者创造我们的铂金包”。

 

 

一位爱马仕发言人表示,这些NFT侵犯了爱马仕的知识产权和商标权,这是元宇宙里面的一个假爱马仕商品案例。

 

 

爱马仕公司还强调,之所为尚未踏足NFT市场,是因为该公司重视手工实物具象的表达。

 

 

事实上,这不是Mason Rothschild第一次以爱马仕铂金包为灵感创作NFT作品。2021年早些时候,他就与另一位艺术家合作,创作了一个名为铂金宝宝(Baby Birkin的单副NFT作品。该作品是一个拟人化的、怀孕了40周的数字铂金包,最终售价为2.35万美元。对此,爱马仕公司并未作出任何反应。

 

 

这次的情况与此前有所不同。最新的“MetaBirkins”系列NFT商品数量高达100件,首发价格较此前也高出许多,不输于真实世界的奢侈品。不仅如此,这些NFT商品都被允许在二级市场转售,增值潜力十足。尽管Mason Rothschild强调并没有利用爱马仕铂金包商标,但其基于铂金包的二次创作已经让他赚得盆满钵满。

 

 

有价值的IP是原创作品,(在这个事件中)特指爱马仕包包。爱马仕铂金包的名字“Birkin”,以及该系类包袋的外观是受到商标法保护的。

 

 

一位知识产权律师告诉《金融时报》,理论上来说,如果爱马仕想要进入NFT市场销售其NFT包袋,MetaBirkins正在分流它的收入。公众会被混淆,认为是来自(爱马仕)官方的。

 

 

有意思的是,在爱马仕指责Mason Rothschild商标侵权之际,Mason Rothschild本人也向媒体表达了在NFT市场正遭遇侵权的困扰。根据《雅虎金融》报道,这位设计师表示在OpenSeaNFT市场上,已经出现了一堆“MetaBirkins”的仿品。

 

 

界面时尚此前报道,知识产权保护和买家所有权保护是现阶段NFT市场的一大难点。NFT去中心化的特点让数字艺术作品,尤其是图片的售卖变得相当容易,而且每个上传作品的人都能声称其为版权拥有者。但因为其跟真实世界存在脱节,也让NFT市场成为知识产权侵权的重灾区

 

 

不仅爱马仕,在元宇宙内还能看到与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Chanel香奈儿Supreme等奢侈品牌高度相关的虚拟商品或NFT产品,这其中许多都是未经品牌官方授权的。

 

 

The Fashion Law援引多位法律专家观点称,对于奢侈品牌而言,较为明智的做法是审查他们现有的(商标使用和)登记,以确保当前商品和服务的分类是否足以覆盖NFT产品,以及更大范围的数字时尚;如果没有,他们应该尽快建设新的(商标保护)权限范围。

 

 

元宇宙的知识产权纠纷也可能迫使奢侈品牌更快进入NFT市场。2021年以来,Gucci古驰、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Balenciaga巴黎世家、Burberry博柏利、Versace范思哲、 Givenchy纪梵希、Balmain等多个知名奢侈品牌均以各自方式参与到NFT当中。

来源:界面新闻

发表评论

3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