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特高信息崔建军:在合规基础上进行“区块链+证券”创新

特高信息崔建军:在合规基础上进行“区块链+证券”创新

编者按:他们创办的公司或已是独角兽,或刚启动种子轮,或已家喻户晓,或长期身居幕后,或正起于微末,但他们都是中国新经济的微观脉搏,是这轮产业和技术升级的微观主导者和实践者,不同行业成千成万的他们的身影汇聚,投射变革的洪流。

《区块链日报》“连线创始人/CEO”栏目,主要关注创新创业型企业,以企业创始人/CEO的访谈为一手信源,让成长中的创业公司走入公众和市场视野,并发掘最新技术和产业趋势。

文 | 张洋洋

区块链技术因其脱媒介、防篡改及可追溯等技术特性,被称为互联网上的“信任机器”,与证券行业天然契合。

“区块链技术解决了证券行业的数据可信、隐私保护、多方协同以及健全数据标准等痛点,为证券数据防伪和存证、信息跨地域跨机构共享以及行业数字化转型打开了想象空间。” 上海特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崔建军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

资料显示,特高信息是一家以提供区块链底层技术和应用解决方案为主的金融科技公司,团队主体来自于复旦大学信息学院,团队从2016年开始以商品溯源应用为主切入区块链技术创新研究。

公司目前深耕“区块链+证券”领域,配合上交所信息公司建立了行业第一个联盟链“上证链”,特高信息是“上证链”治理委员会成员、技术支持供应商和合作运营商。特高信息着力打造“区块链+”技术生态,打造了如“上证链”、“产权链”等行业基础设施,以及金融产品代销、投资者信息共享、供应链金融、碳排放权融资等行业应用场景。

瞄准“区块链+证券”场景

在区块链成为国家推动的重要产业背景下,其在证券行业的应用目前尚不多见,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上交所信息公司的“上证链”。在“上证链”的建设过程中,特高信息深度参与了其整个设计构建、研发和运营过程。

“2019年,上交所信息公司筛选和组织了若干家区块链公司进行了非常苛刻和有挑战性的证券行业联盟链底层技术的POC测试,历时了3个多月的功能和性能的综合测试。经过多方专家的测评和论证,最终,特高信息的区块链底层技术以较高的优势和分数胜出,被选中作为证券行业第一条联盟链——“上证链”的主要技术提供商,协助上交所完成“上证链”的底层基础设施部署和运营。”崔建军回忆当时场景。

证券行业的交易与结算、发行和登记、信息披露、股权交易等诸多场景,对数据的安全、不可篡改、可追溯及监管等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也是区块链在证券行业探索创新主要方向。

崔建军指出,对于区块链在证券领域的应用,可以从监管科技、资产和证券相关核心业务数据的防伪和存证、信息跨地域、跨机构共享和证券行业整体数字化转型几个大类出发。

具体而言就包括区块链+融资类业务、区块链+资产证券化(ABS)类业务、区块链+绿色金融类业务、区块链+清结算类业务、区块链+机构间黑名单数据共享、区块链+电子合同、区块链+科技监管等。

上述场景,主要发挥了区块链在可信数据平台、可信数据交易和分析平台、可信计算和可信分配上的功能。解决了证券业的数据可靠性、多方业务协同效率、保护数据隐私的同时展业、健全数据标准化体系、完善科技治理体系等痛点。

“举个例子,我们做的投资者信息共享平台,充分利用了区块链上对称加密和非对称加密,使得投资人可以在不同机构间共享其个人投资人信息,并且保证了数据隐私、授权记录全留痕、机构间协作贡献度可信记录。大大降低了投资人在不同券商重复录入大量数据的工作,同时促进了机构间的协作。”崔建军介绍。

在合规之下进行技术创新

当前,区块链正与5G、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融合发展,相互支撑,逐渐成为我国数字经济的重要支撑。

对于实际的落地应用,崔建军认为“区块链本身是一项底层技术,场景为王”。

但这项技术也不是万能的,他坦言,在证券领域的应用,在技术和法律法规层面其实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与实际场景进行充分的融合才能发挥更大的效用。

首先是基于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区块链在高频交易上有天然的不足。

因为区块链采用的是分布式存储,且网络中发生的任何一笔交易其它节点均需进行确认并记录,系统达成共识的效率不高,尤其对于大规模的节点或者大数据量的情况下性能会急剧下降。但证券交易所股票集中交易撮合对于处理速度和实时性要求近乎严苛,区块链远远达不到目前证券核心交易的近似性能。

第二,区块链作为可信数据平台,本身并不能存储大容量数据。因此需要与包括行业云或者分布式存储技术相配合,解决原始数据存储和链上防伪、防丢失、和交易共享问题。

第三,区块链不能解决上链数据真伪问题。因此需要融合包括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一起创建出一种可信数据上链前检验、上链后监控验证的机制模式。

崔建军进一步指出,在法律法规方面,主要是如何使用区块链的问题,“即‘+区块链’还是‘区块链+’”。

“以数字证券为例,这需要相应的法律法规的配套,即数字线上世界发生的行为在现实世界和法律事实上的认定。” 崔建军表示,具体可以包括链上信息的法律认定、链上点对点交易是否具备法律效力、是否利用区块链交易即清算的技术特性完成证券清结算、以及链上投票是否是有效的公司行为等等问题。

因此,未来区块链技术的应用,还需要较长时间来与法律法规和整体社会管理体系进行匹对融合,在现有的管理规范的大背景下,区块链的很多技术优势并不能最大化的发挥其作用。

出于金融风险考量,证券业的任何技术创新,始终要置于金融审慎和集中度风险管理的框架之下。

“金融+技术”复合专业背景出身的崔建军对此则更为敏锐。谈话中其多次强调,证券行业是强监管行业,我们立足金融科技,拥抱科技、服务监管,一方面始终坚持在监管合规的前提下做技术创新,让技术服务业务并适用监管,让科技创新在合规监管的道路上走得更稳健。

另一方面,通过基于区块链和其他新技术的监管科技解决方案为行业客户提供对接和满足监管的解决方案,降低行业整体的监管成本同时提升监管时效和质量。

反映到具体业务上,就是设计出主链与业务链——这是特高信息联合上交所信息公司针对证券业特性而设计的区块链业务架构,目的是为保证监管与市场的平衡。

崔建军介绍,主链就像是一个链上的资源管理平台,承担整体安全和资源规划的职责,不承担具体业务,异步锁定业务链信息,监控业务链的健康运行。

业务链则承担具体业务,如券商的日志存证、交易清算和结算等,每开拓一个新的应用场景就新开一条业务链,每条都相对独立,但都需要与主链锚定。

来源: 财联社区块链日报

发表评论

17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