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IP-1559上线之际,泼一点冷水

EIP-1559上线之际,泼一点冷水

8月5日,以太坊伦敦硬分叉升级完成,EIP-1559 正式上线。

以太坊,迎来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似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和等待反转时刻——以太坊超越比特币。

高盛发了报告,说以太坊是最具“实际使用潜力”的区块链,市值有望超越比特币。

BitMEX创始人Arthur Hayes撰文表示探讨以太坊市值超越比特币的可能性。

Bankless 的两位主理人 Ryan Sean Adams 和David Hoffman 作为以太坊的头号奶王,常年输出诸如“以太坊是最有资本效率的资产”、“以太坊超越比特币是不可避免的”……等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文加密世界常常翻译并传播 Bankless 的文章,导致华语世界也弥漫着一种对于以太坊反转比特币的谜之自信。

气氛组全部到位,以太坊创始人V神在接受CNN采访时也勇敢地表示,以太坊有望在市值上超越比特币。

以太坊靠什么超越比特币?

EIP-1559 无疑是大家的希望所在,在所有关于以太坊超过比特币的论述中,都会提到 EIP-1559 :实行EIP-1559之后,燃烧基础手续费,以太坊将扭转通胀趋势,变成通缩资产,至于价格,当然To the Moon。

比如,Pantera Capital创始人Dan Morehead 接受采访时就表示,即将到来的伦敦升级将帮助以太坊赶超比特币,使以太坊更像一种固定资产。

对以太坊的通缩期待也演变成一种MEME符号,加密大V们在推特名字旁放上蝙蝠和声音的表情。

但越是这样吹捧以太坊,我越发觉得危险。

 

EIP-1559,为纳税助威

 

人们总是倾向于高估一件事的短期影响,却大大低估了它的长期影响,用之形容EIP 1559 十分贴切。

这个影响,既可能是正面,也可能是负面,尽管大多数人都将其视为天大利好。

首先,我们得理解一个真实的EIP-1559。

EIP-1559的核心是改变了用户在以太坊链上交易付费的模式。

以前,以太坊链上交易采用是第一价拍卖模式,很好理解,价高者得。

矿工根据用户出价的高低,选择打包的区块,并获得用户支付的手续费,这也导致一个严重的问题——内卷。

就跟下雨天打滴滴车和叫外卖一样,司机纯按照出价高低接单,这就导致只有“有钱人”才能优先享受服务,其他人不得不提高报价,无形中增加了平均成本。

本来20块钱就可以做一趟车,结果最后大家都必须付出50元才能打车,太卷了。

怎么解决呢?

这就有了 EIP-1559,抛弃第一价拍卖,采用统一价拍卖模式,设置一个基础费用。

这就好比为了应对打车贵和打车难的问题,互联网公司亲自下场制定一个价格同盟,司机不再根据价格高低选乘客,而是直接用互联网公司制订好的价格,这个费用会根据实时供需情况进行变动。

此外,为了照顾部分用户的需求,在拥堵时为了加速交易,也可以通过打赏的方式给矿工小费。

那么,矿工会不会自己发送大量交易抬高基础费用,左手倒右手?

于是,为了杜绝这一点,EIP-1559最狠的一招出现了,矿工不获得基础费,直接销毁,这也是整个EIP-1559最具争议的一点。

如果没有销毁,这就如同互联网生态下的打车或者外卖平台统一制定动态价格,以及高峰时期小费加价,一旦引进了销毁政策,则从而改变了ETH的货币政策。

最初,EIP-1559的目的是为了降低手续费,但是如今大家更关心,EIP-1559是否能让以太坊进入通缩,价格是否 TO THE MOON。

在比特币的机制中,系统只提供了一个支付通道,用户直接付费给提供了记账服务的矿工,相当于是一笔服务费用。

EIP-1559后,原本直接支付给矿工的费用被“中央”剥夺进行销毁,相当于变成了一种税收。

税收从来不是只向生产者征税,也包括向消费者,靠增加税收,减少服务方的收入能降低交易费用吗?打一个比方,向房地产商收重税,降低地产商收入能降低房价么?

好像从基础的经济学原理上说不通,因此这里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至少从运行至今的情况来看,并未有降低手续费的表现。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持币者对这样一个“税收政策”拍手叫好?

无他,利好ETH币价。

在大多数人看来,一切有利于币价上升的措施都应该被支持。这笔税收通过销毁的形式分配给了所有持币者,是打矿工分汽油的壮举。

如果是互联网平台抽走司机的大部分基础费用所得,那么一定会被怒斥为“资本吸血”,同情矿工,但如果这笔费用让所有股票持有人受益,那么大家又会觉得这个政策理所应当。

矿工呢,在V神和以太坊基金会的强势话语权面前,似乎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儿。

相较于比特币矿工而言,以太坊矿工一直比较弱势。

从算法机制来看,矿工应该是区块链的主人,至少说是合伙人,但从2015年设置难度炸弹开始,以太坊矿工注定只是临时工,他们并未得到应有的“尊重”。

ETH2.0到来时注定要分裂,EIP-1559又将矛盾预演,现在看起来V神和以太坊基金会表面赢了,但共识破碎,矿工的反击或许正在路上。

一次大型分叉迟早到来。

 

警惕盛世危机

 

在我们此前撰写的《以太坊真正的竞争优势:意识形态》一文中,我们指出以太坊最大的竞争力是去中心化的意识形态。

DeFi,也是一种意识形态的选择,比如一些纯粹主义者或者头部 DeFi 协议拒绝在以太坊之外的网络开发任何应用,这种坚守极大地拓宽了以太坊网络的护城河。

所有试图挑战以太坊的新公链,都必须意识到,技术上的进步其实是最简单的,意识形态上的超越才是最难的。

相对应,以太坊最大的危险也是意识形态的堕落,从一个富有创造力、团结的社区,变成了一家由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会控制的公司。

EIP-1559

Layer2

ETH2.0

这是V神和以太坊基金会一直致力于推动完成的“三件小事”,目前来看,似乎没有谁能阻止其步伐,一切非技术性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矿工可以随时被牺牲和抛弃,这是成长路上的代价,下一个代价又是谁呢?

从EIP-1559开始,以太坊系统的权力结构就发生了变化,单一权力主体在不断扩张,左手印钞,右手税收,类似于一个国家系统。

2019年,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 EWASM 团队的 Lane Rettig 曾在推特上抱怨:“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实际上就是专家统治:一小群技术专家对协议更新有着最终决定权。”

与同样采用链下治理的比特币网络相比,以太坊的“中本聪”尚未隐退,尽管V神本人并非独裁者,但是他的一言一行往往能影响其他人的心智和决定,尤其是以太坊基金会没啥主见,害怕表达意见,做决定。

但神奇的是,恰恰是在以太坊基金会没啥存在感的一两年里(比如2019年、2020年),整个以太坊DeFi生态实现了大爆发。

纵观历史,许多伟大的繁荣源自至下而上的野蛮生长,无为之治与自私自利,而许多惨痛悲剧往往来自于某些个体和组织高尚且宏伟的梦想和一厢情愿。

尽管现在从媒体到社区,都在高呼“以太坊不可战胜”,“以太坊即将超越以太坊”,但如今的以太坊远远谈不上“胜利”,问题重重,任重而道远。

警惕潜在的危机,警惕捧杀。

祝愿以太坊变得越来越好。

注:作者持有ETH头寸,仓位市值占比第一。

来源: 深潮TechFlow

发表评论

8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