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Metaverse到底是什么,元宇宙是炒作,还是真正的大趋势?

Metaverse到底是什么,元宇宙是炒作,还是真正的大趋势?

在过去一年以来,Metaverse这个词汇,可以说是在科技产业中,继云端、大数据、机器学习、内存块链等字眼之后,新一代的热门关键字之王。

 

 

很多东西都想扯上这个关键字,显示自己走在时代的尖端。而这个关键字,在最近几个月又烧得更热,其中的关键,当然是在今年年中,微软与脸书两大科技巨头,纷纷宣示自己投入Metaverse的决心。

 

 

特别是脸书Facebook,执行长Mark Zuckerberg甚至说出Metaverse是这间公司最重要的未来,几年后的脸书将不会被认为是家社群网络公司,而是一间Metaverse公司等等的话来。

 

 

然而,到底什么是Metaverse?

 

 

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你对于这个名词有兴趣,想要去找出一个明确的定义的话,你会发现,不同人、不同公司对于Metaverse的定义与想像,其实并不完全一样。

 

有些人认为,Metaverse是虚拟实境Virtual Reality的改名再包装,另一些人认为Metaverse不限于Virtual Reality,甚至还有些人则认为,现在的网络世界其实就已经是Metaverse。

 

 

有些人认为,Metaverse跟线上游戏有九成类似,但也有些人认为,Metaverse未来主要应用其实在虚拟职场上。

 

 

有些人认为Metaverse将会取代现有的Internet应用成为主流,但也有些人认为Metaverse只会是辅助,跟现有的网络应用相辅相成。

 

 

以上的种种看法差异,很容易会让想要搞清楚Metaverse是什么的人,陷入头昏眼花的境地。

 

 

所以,到底Metaverse是什么呢?

 

 

首先必须先聊一下关于Metaverse的中文翻译问题。目前在中文里Metaverse最常见的翻译是「元宇宙」,这其实是一个有些错误的翻译。

 

出现这样的翻译,其实是由数据科学方面对于metadata的翻译为元数据或元资料延伸而来。然而metadata里面的meta,其意义为「关于什么的什么」,metadata的意思是关于数据的数据–举例来说,「这份数据是关于某甲的数据」,这句话本身就是一个metadata。

 

 

但在Metaverse这个用词中,meta的意思是「超越、升华」,beyond / transcending的意思,指的是超过原有的界线的延伸,其实跟metadata里面的meta意思并不相同。

 

 

而在中文字典里,元这个字其实是不具备「超越」的这个意思的。所以严格来说,Metaverse翻译成虚拟宇宙、超越宇宙或延伸宇宙,可能都比元宇宙这个翻译更精确。

 

 

但翻译这种东西,某个程度来说也是约定俗成,现在看起来,元宇宙这个用法,未来很有可能成为中文世界的主流定调翻译。

 

Metaverse到底是什么?

 

 

就像上一段所述,所谓的Metaverse,按照字面上来说,是一个超越了现实世界边界的世界–某个程度来说,现有的网络其实就是一个这样的世界。

 

 

在传统的物理世界中,你想要购物,需要走路到商场,把东西放到柜台结账,然后带回家–但在现在这个年代,你把东西结账的这个过程,其实是发生在网络世界的运算,不再受到传统的物质与物理边界。

 

 

然而,如果我们采用了这样的定义来谈Metaverse,那可能就真的没什么好谈了,因为整个网际网络都是Metaverse,那Metaverse就是一个已经存在的主流生活模式,而非一个新的趋势了。

 

 

所以,我们在这期科技巨头译码中,会试着替Metaverse找出一个比较狭窄的定义,这个所谓的元宇宙,到底跟我们现在理解的现实世界,目前的网络世界,有什么不一样,会带来怎么样的改变。

 

而要讨论这个比较狭窄的定义时,我认为有两个人的看法很值得参考,一个是引发这波Metaverse热潮的创投家Matthew Ball,另一位是打算倾全公司之力来发展Metaverse的脸书创办人Mark Zuckerberg。

 

 

在2020年一月份,专注在游戏娱乐领域的创投家Matthew Ball,在他的个人站点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为「The Metaverse:What It Is,Where to Find it,Who Will Build It,and Fortnite」,引发了业界相当程度的关注。

 

 

在这篇文章之前,Metaverse也并不是一个没人讨论的话题,但随着这篇文章的发表,以及接下来席卷世界的疫情让人们被迫更加活在网络中。Metaverse从去年开始,慢慢成为科技圈一个重要的趋势话题。

 

 

而随着越来越多人在讨论Metaverse,Matthew Ball在今年六月发表了一整个系列关于Metaverse的新文章,讨论到底Metaverse是什么,其中一篇「Framework for the Metaverse」更是提出了更完整的Metaverse构架。

 

要讨论元宇宙是什么,Matthew Ball这两篇文章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在Matthew Ball的第一篇文章中,他认为虽然像电影「一级玩家」与「黑客任务」内的虚拟世界,是最容易被想像的Metaverse样貌,但那并不是Metaverse的全部。

 

 

他认为对现代的我们,是很难完整描述什么是Metaverse的,就像30年前的人很难描述Internet到底是什么一样,即使当时网络已经开始萌芽。

 

 

不过即使如此,Ball认为,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先由定义Metaverse到底有那些属性,来更深入理解元宇宙是什么。

 

 

1、持续存在

 

 

在元宇宙里的世界,是具备持续性的–所谓的持续性的意思是不会重置、暂停、或者是终结。

 

 

你在这次进入Metaverse的时候,买了一个新的虚拟衣服,在下一次进入的时候,这个衣服还会存在。同样的,如果你在虚拟世界的房子被火烧了,下次进入的时候,房子不会神奇地复原,而是维持在被烧毁的状态。

 

以线上游戏的角度来理解,每次进入都重新开局的游戏,就不具备这个持续存在属性,但如果是比较传统的大型多人线上游戏MMORPG,你即使离开世界,世界上的其他部分都还在运作,等你重新加入,你是回到了同一个持续的世界。

 

 

2、同步即时

 

 

Metaverse里面发生的事,是即时与同步的,每个参与者都同时即时地参与着事件的发生,就像现实生活一样,当你在打球的时候,你的朋友可能正在球场旁的座位吃便当,这两件事情是同步发生在同一个世界内的。

 

 

3、没有人数上限但是每个人还是有个人存在感

 

 

即使Metaverse里的世界同时有非常多人上线并且可以一起参与活动,但参与者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存在,有足够的自主性。

 

4、完整运作的经济体系

 

 

在Metaverse的虚拟世界中,基本上是要有一个完整运作的经济体系,包括了可以透过工作取得收入、消费商品与服务、贩卖商品与服务、以及拥有资产,甚至投资与借贷。

 

 

在很多知名的线上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其实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状况。

 

 

5、虚实跨领域整合

 

 

在Metaverse里面的体验,可以跨越虚拟与真实的藩篱,某个程度的与真实世界相通。而Metaverse的体验也将可以跨越私人与公有网络,以及不同平台之间的界线。

 

 

6、数位资产可靠性

 

 

在Metaverse里面所获得的数位资产,以及建构Metaverse的数位数据,并不局限在单一平台或应用之中,而是可以很容易的携带到其他的平台或应用上使用。

 

7、广泛的内容创造

 

 

在Metaverse中会有大量的创作内容与体验,是由各式各样的创作者所创造,包括了个人与商业团体。

 

 

当我们看到以上七点Metaverse属性的时候,很容易脑袋中就浮现「线上游戏」这个产品类型,因为严格来说,线上游戏符合这七点属性中的大多数,除了可能人数还是有上限,虚实跨领域整合的部分有限,以及当然数位资产并不具备可携性以外,其他的Metaverse属性,大多都在线上游戏中实现了。

 

 

但Matthew Ball也知道大家很容易有这样的联想,所以也在同一篇文章中强调–Metaverse不是在线游戏类型的虚拟世界、Metaverse也不是Virtual Reality。对Matthew Ball来说,线上游戏无疑地实现了某些Metaverse的概念,但却不是Metaverse的全部。

 

或许从此来看,我们可对Metaverse有一定的概念。

 

 

Metaverse是真正的大趋势还是话题炒作?

 

 

在聊完什么是Metaverse,以及脸书的想法之后,我想大家最想解答的疑问,应该就是–元宇宙到底会是真正的科技大趋势,还是只是一个被炒作几年后就被忘记的Buzzword?

 

 

毕竟,几乎每年都会有一些名词,被炒作成会改变世界的重大科技趋势,但不是每一个名词都会被留下来,有的成功改变了世界,但也有一些被放到仓库没人记得的角落堆灰尘。

 

 

那Metaverse会属于改变世界的前者,还是被扫进历史灰烬的后者呢?严格来讲,要做这样的猜测,难度其实很高,特别是我们很容易低估科技的未来发展性。

 

举个例子来说,十五年前我根本无法想象手机游戏的市值会超过家用主机与电脑游戏,但在现在却已经是很正常的现象。

 

 

在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愿意给这些创新的技术,多一点的上档空间想像,因为我算是相对活在旧时代的人,很容易低估新时代的创新。

 

 

最明显的例子是在今年初Clubhouse爆红时,即使我觉得Clubhouse的模式仍有不少疑问,但我仍不敢把话说死,因为世界总是不断在改变。

 

 

不过,即使如此,我仍然得在此大胆地做出我个人对Metaverse的预测,毕竟这就是科技巨头译码想做的事,把我的主观看法分享出来,或许不会每次都正确,但即使是错误,也都可以作为日后的参考–看看到底是哪边想错了。

 

 

就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Metaverse的未来,应该不会成为那种一时炒作后就被遗忘的buzzword,而会是一个真正可持续发展的科技趋势。

 

但是,恐怕还是无法到达智慧型手机与行动网络这样几乎人人都大量使用–可谓现象级的普及度。

 

 

我认为Metaverse有很高机率会成为一部分大众的主流应用,而对于其他人来说,则会是停留在比较轻度的使用。用个未必准确的数字来做比喻,大概就是会有20%的人,把他们80%的时间、金钱、与精力花在Metaverse之中,而剩下80%的人,只会花20%在Metaverse里面。

 

 

为什么我会这样推测?最主要的原因,是在过去十多年来,消费者的需求越来越朝向两个极端在走–在价格方面,走向极度奢华与极度便宜两极。而在体验性方面,要不就是追求极致的体验与融入,要不就是追求极致的便利性。

 

 

而在连接网络这个虚拟世界方面,智慧型手机与行动互联网,无疑的是极度便利性的这个路线,你随时随地,都可以用手机连上网路,即使屏幕很小,即使体验有限,但是你可以很顺畅地存取网路这个虚拟世界的资源。

 

而Metaverse,无疑的就是另一条路径,走向极致体验的路径。

 

 

最有可能的发展路线,很可能会是下面这样的情境–在能够用手机这种2D网际网络能够解决的事项,都尽量用手机解决就好。

 

 

只有在少数人们想要享受更极致体验的状况时,人们才会切换到使用Metaverse的路线。举个例子来说,在网路上买卫生纸这件事,真的不需要特别跑到Metaverse里面购买,直接手机按几个钮买好送到家里就好。

 

 

但如果是一件人们愿意额外花时间来专注享受体验的事,如参加最爱歌手的演唱会,或许这个时候,Metaverse就可能成为主要的选项。

 

当然,以上的这个预测,是建立在Metaverse的接触存取,还是没有手机方便的假设之下的–而这是建立在现有科技的想像上。

 

 

或许有一天,进入Metaverse的世界,不需要特别穿戴那些装置,而是随时随地,透过AR的立体环境投影,我们就能够进入Metaverse的世界,活在一个3D虚拟宇宙之中。

 

 

又或者是,我们每个人可以住在一个舱门里面,脑袋后面接着一条电缆,手上插着营养液的静脉注射,而我们的脑袋,正在那个虚拟世界中奔驰着。

 

 来源:百度作者:晓晓聊财

发表评论

9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