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NFT中国:刻在区块链上的艺术、畅谈NFT的美丽与哀愁

NFT中国:刻在区块链上的艺术、畅谈NFT的美丽与哀愁

凭借区块链技术,NFT数位加密艺术品成为近期交易市场热议话题。看中其不可替代与不可分割等特性,不少人花巨资收藏,但到底买家买到的是哪些权利,却常常傻傻分不清楚……

本文作者:陈佑寰(职业律师)

发布平台:NFT中国

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使得人们宅在家,实体世界的互动明显减少,虚拟世界的交流则大幅增加。值此之时,数位艺术品NFT的话题也正火热延烧。

今年3月间一位艺名叫Beeple的美国艺术家所创作的NFT数位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经佳士德拍卖行以将近美金7,000万元的天价拍定成交,引发业界热烈讨论。各种NFT商品与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不容否认,NFT热潮亦具有病毒式行销的威力。

NFT的全称是:Non Fungible Token,翻译成「非同质化代币」。相对于NFT而言,比特币与以太币等虚拟货币则是同质化代币。两者都是属于记录在区块链(Blockchain)的代币。不同的是,同质化代币具有可替换、可分割性,例如:100个比特币与5份20个比特币价值相同且可替换,而非同质化代币则具有独一无二的特性,例如:艺术家老王的每个NFT作品都具有独特性,更与小林的NFT作品不同。简言之,每个同质化代币的价值相同而可替换,而每个非同质化代币则各有不同且非等价。

所谓NFT其实就是在区块链上对于特定资产是由谁发行、交易及取得的纪录,比方说记载某数位艺术品是由张三所创作且由李四所取得,可以说是刻在区块链上的名字(在虚拟世界多指特定主体的代号)。NFT的标的不限于数位艺术品,其它如电玩游戏的虚拟宝物与道具、球员卡、演唱会门票、纪念品及各种数位资产等,而音乐歌曲也可以作为NFT,例如:数度摘下葛莱美奖的美国摇滚乐团Kings of Leon于今年3月间将其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一并以NFT发行。

如何创作自己的NFT作品?

NFT 因为具备唯一标识的特点,所以加载了 NFT的文字、图片、视频相当于在数字世界有了一个唯一的身份识别。

艺术家朋友们直接搜索“NFT中国”铸造您自己的NFT作品【插画、摄影、音乐、视频等】

依样画葫芦,获得金马奖与金曲奖双重肯定的电影主题曲《刻在我心底的名字》亦可如法炮制而以NFT发行。就像卢广仲轻柔温润的歌声让人听到后就在心里浮现电影剧情的光影画面,而将这首神曲刻在听众的心里,NFT则是让本来可无限复制的数位资产圈出特定数量而刻上所有人的名字,增加收藏价值。

然而到底NFT有什么用处?买到NFT的数位作品是否也可取得著作权?

常让人看得雾煞煞,有必要进一步厘清。

物以稀为贵NFT加密艺术崛起 知名艺术家的作品在艺廊或是拍卖场贩售的价格对一般老百姓来说实在很高,除了因为艺术家的好名声与作品的高价值有关之外,也是因为「稀少性」:只此一件或是限量发行。有钱购买的大爷们买到艺术品珍藏展示,满足了收藏癖与虚荣心,也期待将来高价转售的利益。

然而艺术品收藏家最大的梦魇就是买到,尽管卖家会附上真品证明书、保证书或是其它凭证资料,但仍可能发生连证明书都是伪造的情形而引发纷争。另一方面,也有很多艺术家虽然默默无闻,但作品深具潜力,因缺乏行销能力与销售管道而乏人问津。上述的困境包括如何证明是真品、如何促进市场交易,也会发生在数位艺术品上。特别是数位档案容易复制,每个分身都长得一模一样,容易透过网路传输。能够轻易免费取得的为何还要付费?

NFT的问世某程度提供上艺术销售的解决方案。

NFT在区块链上建构智慧型合约(Smart Contract)并形成对于特定资产是由谁发行、交易及取得的纪录,可以比拟成不动产登记、商标注册、股东名册、艺术品真正证明等样态。由于区块链采取分散式帐本登录的技术,具有不可窜改、可信任的特性,这使得奠基于区块链技术的NFT具有证明真实的保障,不像前述关于不动产登记等机制在现实运作上可能发生虚伪造假的情事。

此外,随着NFT应运而生的网络交易平台如OpenSea、SuperRare、MakersPlace、Lootex等,能协助发行人将数位档案在区块链上铸造(Mint)成NFT并进行拍卖或其他方式的贩售,且大多须透过电子钱包以虚拟货币交易,若辅以多元行销方案,将使得数位艺术品更容易冒出头来见世面。尤其是NFT发行人还可在智慧型合约中写入:其就NFT后续的每笔交易可享有一定比例(例如:10%等)的分润,更能增加未来的现金流。

我们都知道「物以稀为贵,奇货可居。」本来数位档案具有无限量及完美复制的特性,使得人们倾向于免费取得。然而NFT让艺术家可就数位艺术品圈定某些数量而产生稀少性。这就像书本发行10万本,而作者就其中10本签名,即让那10本具有独特性而增加收藏价值。

买到NFT的数位作品著作权归谁?

让我们先回到著作权的基本原理:著作与著作物是不同的概念。著作权法保护的著作是指文学、科学、艺术或其他学术范围之创作,如美术、音乐等著作。而著作所附着之物则为著作物,可能是首次附着之原件或是重制物,例如:原始之油画或是翻印版。特定油画的作者虽然将其原始之实体油画卖出给某收藏家,但仍保有该画作的著作权,而该收藏家仅是取得著作物的所有权。

因此如果就该画作要进行重制或利用其他著作权能,仍应取得著作权人的同意。同样的,购买CD的消费者只取得CD硬体(著作物)的所有权,但并未取得CD内容(著作)的著作权。

就NFT数位艺术品而言,假设发行人为该艺术品的作者且享有著作权,并就其创作以NFT限量发行,这只是就本可无限复制的作品圈出特定数量,并在区块链上刻上名字(可说是一种数位签名)以提供交易。买家即便取得作品的数位档案,但该档案本来就可以被无限复制,并非核心价值所在。买家其实主要是得到一个在区块链上显示自己是该特定NFT作品买主的纪录,不仅增加收藏价值,更彰显粉丝忠诚及对外炫耀的社群名声效果,但并未取得该作品的著作权。

NFT在区块链上的真实证明是指确实是特定人以NFT发行,但不表示该特定人有权发行。例如:某个NFT数位艺术品确实为某B所绘制与发行,但其实是抄袭著作权人某A的作品,却未取得某A的授权。若该发行人就别人享有著作权的创作以NFT来发行,则会涉嫌侵害著作权,例如:重制权、公开传输权或姓名表示权等,也可能对买主构成诈欺。特别是在NFT热潮狂袭之际,可能有非法分子擅自将别人辛苦创作的图档、音档、影像档等,拿来在NFT交易平台发行,即可能触法。

NFT平台业者多会于服务使用条款明定其不就发行人对于NFT标的是否有著作权负担保责任且订有免责约款,因此买主只能向涉嫌诈骗侵权的发行人提告,却可能因求偿过程繁琐与费用支出不小而不了了之。对于这类非法案型,除了藉由社群评价机制由社群成员举发给予负评来杜绝邪恶卖家之外,亦可考虑就作品的著作权归属也进行NFT,亦即在区块链上记录特定作品的著作权人及授权资讯,此即属著作权法所规定的权利管理电子资讯,乃著作原件或其重制物,或于著作向公众传达时,所表示足以确认著作、著作名称、著作人、著作财产权人或其授权之人及利用期间或条件之相关电子资讯;以数字、符号表示此类资讯者,亦属之。基此,NFT艺术品的发行人必须先提出著作权资讯相关证明的NFT,并经过交易平台验证之后始得将作品以NFT发行,以维护交易安全及保障客户权益。然而这种双重NFT的验证机制却可能会增加平台的作业负担与运作成本,未必会成为商业模式主流。

创造稀少性 NFT的美丽与哀愁

好的作品可藉由NFT来创造稀少性并促进市场交易机会与收益。NFT也可能沦为炒作题材,将普通作品炒高价格,或是把冒牌作品拿来鱼目混珠,看谁是最后那个接手卖不掉的冤大头。优质产品的稀少性可造成价格上涨,但垃圾却不会因为具有稀少性就变成黄金,众声喧哗之后,终究会还原本来面目。话又说回来,任何新兴商品与产业的发展,本来就可能会朝好与坏的走向同步进行,野蛮生长之后,还是需要修剪规整,以免劣币驱逐良币,而能继续成长茁壮!

来源: NFTCN

发表评论

5 × 5 =